聚焦相对收益主航道(投资总结和展望)

一、2020年回顾和2021年展望

2020年过去了,这一年的新冠疫情改变了全球的生活方式,对全球经济造成了严重的冲击,但与预期相反,全球股市不仅没有因为疫情而崩溃,反而创出了新高,看起来不可思议,但存在合理的逻辑,我2020年2月10日曾经发文《为什么疫情打不垮股市》,当时总结了以下几点理由,

1、疫情迟早过去,也就是未来的预期好于现在,而股市看的正是预期。

2、停工损失最惨的是中小企业,尤其是餐饮服务业,但这些企业在上市公司的市值中占比较小。

3、中国整体产能过剩,停工几周损失的产能可以未来很快追回。

4、疫情可能造成部分服务企业收入锐减,但只是大家的钱没花出去,等疫情过去,这部分钱还是要花掉的,所以停工期间损失的消费力大部分会在后续补偿。

5、疫情造成需求减少,那么对钱的需求变少,造成利率下降,这对股市的估值是有支撑的,看看华宝添益这种货币基金持续溢价,就是钱花不出去的结果,这样肯定有一部分溢出到股市。

6、假设股市平均收益率5%,即使一个月不赚钱,按估值算仅仅损失0.4%,假设这个月不仅不赚钱,还亏了一个月的钱,按估值算也就是损失0.8%,短期损失对股票估值的影响很小。

从全年的行情来看,沪深300创了历史新高,由于后面中国疫情控制完美,而海外仍然深陷疫情泥潭,中国目前的角色有些类似一战中的美国,只不过一战的交战双方欧洲内部国家,而这次战争的交战双方是病毒和人类。

展望2021年,我觉得依然可以乐观。

首先沪深300指数虽然创了历史新高,但是平均市盈率仅15.82,依然属于低估的位置,而偏中盘的中证500指数,平均市盈率27.78,处于适中的位置,而过去牛市顶峰平均市盈率普遍过50倍。

其次,固收类的产品出现塌陷,过去信托刚兑的时代,13%收益率的信托,差不多类似7PE净利润0增长的股票,那么必然会对股票中枢产生向下的牵引,即使股票大牛市,资金也是随时准备逃顶,因为逃了以后反手买入高收益固收,相当于安全着陆。但是现在不同了,P2P大面积违约,基本退出历史舞台,债券大面积违约,信托违约,而理财收益率不断下降,前两天中信银行给我推销高收益理财产品,一问收益率才3.5%,当然城投刚兑还在,政信类信托的刚兑也还在,但是信仰也都摇摇欲坠,即使下一秒出现违约也不会掀起太多涟漪,那么从股市退出的资金还有安全着陆的途径吗?所以很多资金不会轻易退出,因为退出后也找不到更好的选择。

最后,楼市价格已经很高,从政策面上国家也不支持楼市做为主要的投资品种,并且限购,税费等都会把楼市限定到刚需的领域。

那么中国股市会不会接力中国楼市,开始成为中国人民资产保值增值的核心手段呢?我觉得从全球历史来看,概率极大。

二、核心产品策略

我们的投资手段是多策略投资,类似于水果拼盘,将资产分布到股债基期中。其中股包括A股和H股,债包括企业债和可转债,基包括LOF,定增,定开封闭等折价基金,期是指IC、IF、IH等股指期货。

核心思想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投资就是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

核心思想就是放弃预测,不仅包括放弃对价格的预测,也包括放弃对估值的预测。

放弃对股价的预测很好理解,因为A股也有三十年历史,早已经不是过去靠资金操纵就能获取暴利的无效市场,所以跟庄做庄这种操盘早已经被价投们所摒弃。但是现在A股是弱有效市场还是半强有效市场?我认为是后者,所以低估可能隐藏陷阱,而高估又暗藏利好,这可能是2020年很多传统价投所无法接受的,为什么市盈率这么低,但是我买了就一直亏?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时候精选个股不如拿着大白马(寻找下一个茅台还不如持有茅台),有的时候买大白马又不如大猩猩扔飞镖( 大白马跑输股票中位数涨幅)。

所以我认为,优选行业、优选个股的胜利者很可能是幸存者偏差,而我的策略就是放弃对行业、个股的优选。

2)抓住相对收益这个主航道

前面说了,我认为,A股目前已经是半强有效市场,所以很难通过优选行业和个股获取超额收益,这是因为大部分机构投资者都是直接投资A股,但是基于A股的衍生品市场,我认为还处于弱有效市场(过去很长时间是无效市场),也就是说可以抓到一些相对收益,这是因为A股衍生品市场目前的参与者还较少,尤其是机构投资者较少。

比如沪深300期指(IF)刚上市的时候,一会儿大折价、一会儿大溢价,就是因为参与沪深300期指的理性投资人太少造成了,此时的期指市场就是无效市场,一个理性的投资人在沪深300ETF和沪深300期指之间循环轮动套利,可以轻而易举获得沪深300的超额收益。

当然目前追相对超额收益,机会已经不如过去那么多了,但还有不少。

3) 关注时点套利和事件套利

长期连续交易的市场,由于参与者充分博弈,类似一个平静的湖面,此时更大的可能是半强有效市场,投资很难获得超额收益。当短期事件发生时,类似有人向平静的湖面中扔下一个石头,湖面会因为石头的大小不同而产生涟漪、浪花、甚至惊天巨浪,也就是此时市场会从半强有效市场退化成弱有效市场,甚至是无效市场,此时就是赚取相对收益的最佳时机。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2015年7月分级A价格的极端无效化,因为当时股市去杠杆造成市场连续跌停,进而造成整个衍生品市场价格的无效化,为套利者提供极佳的机会。即使在分级A低折这样的机会结束后,又出现了分级AB大折价这样的机会,这就类似石块落水后,第一波大浪后面还有些好几波小浪,直到湖面重新归于平静。

三、风控策略

1)多策略投资平滑净值波动

由于我们的资产分布在股债基期不同类型的品种中,虽然极端情况下存在共振的风险,但是大多数情况下相关性不是太强,而且我们不押注赛道、不押注行业、不押注个股,所以虽然我们很难走大运,但是也不太可能栽大跟头,尤其是那种行业(个股)和大盘极端背离的这种大跟头,而这几年很多私募就栽在这上面了。

2)相对收益积攒安全垫

有时候风险是因为前面赚的太少了,如果不断通过相对收益积累安全垫,那么遇到大盘系统性下跌,我们也是先亏安全垫。

3)替代、对冲等方式控制总仓位

再安全的投资策略,高杠杆都是不安全的,所以我们会控制总仓位,比如基金那边出现好的套利机会,我们把资金转移到基金的同时,也会相应减持现有的期指或者其他权益品种的仓位,始终保持仓位均衡。

4)保留风险意识

风控除了操作层面上的限制,最关键还是大脑深层次要有风险意识,极端的价格除了极端的机会以外,也可能是极端的陷阱,当觉得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临时更要冷静,想想为什么这个机会留给自己。

四、投资回顾



五、下一步计划

1、权益仓位,现在能赚相对收益的策略(网下打新、IC、定增基金)继续延续。

2、准备抄底可转债。

3、增加资金和手段做纯债的小额刚兑。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2-04 18:38
  • 浏览: 2720
  • 关注: 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