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缩、滞涨还是通胀——2016年债券市场回顾与17年展望

2016年中国经济即延续了原有的衰退趋势,也遇到了新的景象,市场各方的分歧在年末进一步扩大,在这里我们对16年的宏观经济走势(侧重固定收益方面)进行简略的回顾并对17年的走势做出初步的预判。

中国经济自2010年以来始终位于衰退周期之中,2016年这一趋势并没有改变(见中国GDP当季同比图)。上半年固定投资增速的大幅下降,使得经济下行的压力进一步增大。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下降是造成新增投资减少的主要原因,也是大量资金进入金融领域的重要成因之一。2015年7月以来,金融领域的交易需求明显增加,货币市场的利率随之上升并一直延续到16年的6月,期间10年期国债对1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曾一度下降110多个基点。

到2016年下半年,固定收益市场开始预期央行货币政策会有更多的宽松举措,但央行没有这么做,预期与现实差生矛盾,导致市场动荡。央行这一举动显然不是因为通胀或经济过热,最合理的理由是为了维持汇率的相对稳定。值得注意的是,此轮债券市场的大跌并没有对股票市场造成明显的影响,与实体经济的联系也不密切。这与去年15年的股灾颇为相似,表明其只是资金在金融领域内部的转移。

这里我们对16年几个热点话题略做引申。首先是国内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此轮涨势与景气周期中的商品价格上涨有明显的不同,更多是因为去产能计划造成的供求失衡叠加房地产投资的短期回升,如果价格传导至下游、拉高通胀而总体经济依然疲弱的话,将产生滞涨风险,货币政策就很难继续保持宽松。其次,是房地产的又一轮上升,完成了大量政府负债向居民负债的转移,使得政府有能力继续维持大规模的固定资产投资,加之房租将随房价上涨而上升,对未来通胀也有拉动作用。最后,外储的持续减少使得央行货币政策受到进一步羁绊,平衡好汇率、经济和通胀的难度与日俱增。

短期来看,2016年政府和大型国企的资产负债表有所改善,部分指标在年末也出现好转。17年经济是否回暖,第一季度的经济数据将能给出较为清晰的指引。如果通胀依然平稳且美元流动性放松,那么央行有很大的动力来维持宽松的货币环境,固收市场将迎来春天。理由十分简单——只要投资回报率的还在低位,只有宽货币才能保证债务风险不恶化,否则一旦陷入通缩,央行处境将更为艰难。

受篇幅限制,本文的阐述非常简略,且未包含美国经济等关键的外部因素的分析,有兴趣的朋友可私信交流。

睿资2017年1月 写于上海陆家嘴
2017-01-04 11:07 0 条评论

赞同来自: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睿资
睿资

公众号 睿资投资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7-01-04 11:07
  • 浏览: 360
  • 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