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教师和医生说几句话

看到教师和医生这两个职业一次次地被推向舆论的风头浪尖,作为一名高校教师,我感觉如鲠在喉,不得不说,真正想说的时候,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首先表明态度,我也痛恨黑心医生,痛恨无良教师,但是这些人在教师和医生群体中所占的比例很低,最起码我认识的绝大部分教师,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我所认识的医生,没黑没白的加班、加班、加班,加到人都快心理变态了的地步。

笔者所在的高校,在国内也是有头有脸的,副教授的收入不到10万,正教授也才10万多,注意这是一个国内顶尖教授的全部合法收入,在全世界,恐怕独此一家。有一次在劝我的研究生继续读博士的时候,他们问我博士毕业了能去哪里?我说像我一样留在高校搞科研,他们说高校收入太低,家里帮不上忙,怕将来自己压力太大,一句话把我说的不知道如何往下接。

是的,对于我们这里培养的本科生,毕业起薪都在10万+,毕业的研究生年薪起薪都在12-18万,工作几年基本上在20-30万左右,混十来年的基本上都在50万以上。但是我们的收入不如培养的本科生的起薪,你让我如何劝他们继续读博士?我们这里优秀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已经开始慢慢地没有人读博士了,博士很难招,尤其是优秀的博士更难招,99%的学生都是硕士和本科毕业就去工作了。反倒是一些二本院校的学生,都喜欢来读博士。可以说在现有体制下未来博士群体的质量会慢慢下降。

高校教师也是人,一般情况下小学(6年)+中学(3年)+高中(3年)+本科(4年)+硕士(3年)+博士(4-6年)=23-26年。毕业时都是三十好几的人,毕业以后拿着不到10万的薪水要面对买房结婚等事务,没有家里的帮忙,靠自己很难短时间完成,想到这些,我就没有任何底气劝我的研究生继续读博士,只是对他们说读博士需要勇气和信仰,你们要想好。

再说说高校的科研吧,国家现在说是给科研松了绑,纵向项目拿到以后,按照规定可以给参加项目的研究生、博士生和参与的老师发劳务费,就是不能给自己发。也就是说你拿到项目以后,你是负责人,要负责整个项目的完成情况,但是这个项目干完以后除了学校一些微不足道的奖励以外,你从这个项目拿不到一分钱的合法收入,这就是事实(美国的做法是项目负责人可以自由支配高达40%的项目经费作为劳务费)。这就逼得很多老师想其他办法,有些去接公司的项目,有些去外面干兼职,没有办法靠教书育人和正经科研体面地活着,那么就去自己讨生活,教书育人往往越来越得不到重视。

再说说医生吧,我所认识的几个朋友都是医生,可以说一个医生培养到能坐诊看病人,比高校教师的周期更长,成为医生以后其合法收入一个月也就1-2万,还要冒着被杀的危险,每天乘以10的高强度下,去见各式各样的病人。我朋友说,我能活着和你说话就不错了,让你连续一个月不休息,每天接待50+个病人,你如果还有好脸色和好脾气,我给你跪下。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的医生像中国的医生一样活得没有尊严,冒着生命危险在极高强度中卖命地工作。各路蛀虫,比如医药代表、比如药监局、比如什么什么部门,一起来拉着医生弄一些开药的回扣,顺便他们大分特分,走的时候还不忘了把屎盆子扣在医生头上。我所认识的医生,每次提起来都咬牙切齿地发誓不要让自己的小孩子将来学医。

每每听到教师贪污、医生回扣的事情时,我也义愤填膺,但是每每面对这么一个个鲜活的人的时候,我没有任何勇气,甚至觉得自己没有任何资格责怪他们。我们的国家有圣人的传统,如果你要当医生、当教师,你得先是个圣人,不吃不喝,没有任何欲求,就和庙里的和尚一样,生无长物,没有任何私欲杂念,这是我们的文化传统。但现实中,我们的教师、医生都只是一个个鲜活的普通人,他们食五谷杂粮,也有七情六欲,他们那么努力,也想让自己让家人活得更体面一些而已。

上次和2个师兄聊天时,我劝他们回国发展,他们都不愿意,说是合法收入太低,又不愿意回去脏了手,还是国外舒心一些。一方面很多人不愿意回来,一方面国内教师和医生的数量和质量可能会面临下降。当然,您也可以继续苛责教师和医生做圣人,最后可能会有2个结局,要么两个行业只剩下了圣人,要么只剩下了渣子。一个没有医生和教师的社会,大家开着公司大赚特赚的时候,是否想过自己有命花?是否想过自己的小孩还有人教?

最后给大家一组数据:
世界公共教育经费投入平均占GNP的比例为5.1%,发达国家为5.3% ,撒哈拉的南非国家为4.6%,印度为3.5%,最不发达国家为3.3,中国为2.3%;
中国公共卫生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4.5%,在全球191个国家中排名第188(倒数第四),美国是13.9%,瑞士是10.9%.WTO制定的最底投入标准为5%,世界经合组织为8.4%。
中国在教育、医疗方面的投入比不上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乌干达!!!
1金币8金币18金币58金币88金币188金币
其它金额

余额不足,立即充值
我的金币余额:个
支付即为同意 集思录答谢协议
0

地主仔 - 寻找确定性投资机会是我的唯一工作

赞同来自:

公务员时常抱怨自己是弱势群体,但让他们选择离职自己创业,却鲜有人愿意,倒是每年国考的录取率无情地揭示了真实的意愿。

抱怨压力大且收入低的医生和教师,如果不满意,可以选择去能实现工作轻松且自我价值的地方,,,从整体社会而言,市场会调节拥挤的科研队伍和医院科室提成的。
2016-12-29 13:55 0 条评论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