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北大博士成为外卖骑手

当北大博士成为外卖骑手
小昼 极昼工作室
秩序
前几天不是有一位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的副处长,他去跑了一天外卖,12个小时,送了5单,挣了41块钱,然后说心里很委屈,也很辛苦。以我的经验,他只是跑了一天,再跑两天就习惯了,习惯以后他不会觉得跑5单很辛苦,而是我还能跑,我可以跑30单、40单,甚至会抱怨平台,为什么不再给我多一点单子?因为你的劳动力极限已经慢慢被撑开了。
2018年3月初到8月中旬,我加入了北京中关村的一家外卖骑手团队,送了五个半月的外卖。那个团队是北京最早出现的骑手团队之一,当时的站长说过一句话,“咱们团队称得上全国单量第一的外卖团队。如果说全国的外卖团队看北京,那么北京的外卖团队就要看咱们了。”

我们每天9点在中关村广场集合,9点半开晨会,10点开始等单子。我第一天才跑了9单,当时费用还高点,送一单8块钱,我挣了72块。后来极限撑开了,我最多一天送了24单,那个时候甚至还想平台怎么不多派两单。我一般跑到下午3点就不跑了,因为电动车没电了,就会开始找骑手做一些访谈。大部分外卖员会备两块电池,一直跑到晚上八九点,平均每天能跑三四十单。

很多人一开始不知道我是北大的博士,不愿意搭理我,对我的身份会有疑心,觉得我不担心生计问题。后来知道了,就很多人愿意跟我聊天。他们觉得你是博士嘛,会来问我,将来干哪行哪行怎么样。

我的论文写的就是数字治理下的劳动秩序。劳动社会学的一个核心议题就是想知道劳动秩序,全国这么多城市,几十万的骑手,同时间在各地走街串巷,表面上看着很乱,但是他们背后有一个秩序。这个秩序在哪?你就会想了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种井然有序成为可能。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想到用“算法”这个词,用的是“数字治理”。因为我在送外卖的过程中意识到,平台在不停地收集数据。通过智能手机和上面安装的配送软件,平台可以不断地追踪骑手的轨迹。到了室内,GPS信号一般会比较弱,但没多久平台就能通过商家的Wi-Fi网络、室内定位基站等等去收集记录骑手的数据,包括骑手的运动状态,到达商家的时间、停留的时长,消费者住址楼层、等待消费者取餐的时长等等。

我后来跟外卖平台的技术员接触过,他们告诉我不光是骑手身上的数据,商家的数据,包括每天订单的多少、重量、内容物,还有消费者的偏好,这些他们都可以知道。比如骑手送餐晚了,有消费者就会直接给一个差评,有些消费者可能连续几次都不会给差评。平台就会开始测算,给你一个预计送达的时间,对于好说话的消费者那可能时间多少都没关系,对于比较计较的人,平台可能就会故意地在送餐时间上多放点水,本来30分钟可以送达,平台给的时间是35分钟。

我们有一个说法叫“投喂”,所有的数据、每个人的习惯都可以让系统去学习和吸收。平台掌握了大量的数据,再用数据去给你规划怎么取餐、送餐,怎么给每个订单定价。我最后写的其实也是这一点,这样庞大复杂的劳动秩序之所以成为可能,是有这样一套数据支撑的系统,是把所有一切可以纳入的,都纳入到了可以计算的程度,是一种高度的控制和精准的预测。

图片

● 等单间隙,一名外卖员在休息。

图片

“自发游戏”
我送外卖那段时间,大部分时候也会抱怨一个事情,就是时间,特别是中午高峰期时段,单子真的特别多,也催得紧。这个时候你心里多少都会有点慌,因为你会来不及,通常也是这个时候最容易出事故。
我记得3月的时候,北京天还挺冷。当时我还没开始跑,处于观察状态,有一个骑手带着我跑,我们俩跑相同的距离,一样的时间,一起进了企业的电梯,他搁那儿喘气,汗珠子就从额头上往下冒。我就在想我跟他一块跑的,确实身上发了点热,但不至于到大冒汗这个程度。我就说你是不是累了?他说不是,我是心里面发慌。

外卖平台上最早送一单要一个小时,后来大家都在抢,谁能突破30分钟大关,最后他们现在能达到28分钟。压缩了那么多时间,一方面是技术上有更新,但这毕竟是很少的,因为计算机运算能力很强,它节省也就是几秒钟。于是你看到大部分节省下来的几十分钟时间,是靠骑手。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2018年6月,系统做了一个很大的调整,就是为了提升时间。那天我所有订单都迟到了。

那次平台出现了一个“顾客期望到达时间”,原本这个订单的配送时间是45分钟,系统给你改成顾客期望你40分钟送到,但顾客那儿显示的不是40分钟,假如我42分钟送到,顾客看到的是我还没有超时。到底有没有超过,是由系统来判定,而这个判定标准是什么?没人知道。有些人超了两分钟判定他没超时,有些又判定超时了。

你可以把它看做是平台做的一次实验,测试你是不是还能跑得更快。那天大量骑手超时了,在群里大家反应就很激烈,直接开始骂人了,因为这个实验的代价和后果是骑手买单的。一旦超时,这单挣不上也就算了,还可能扣你个几十块钱,甚至停号。一停号就是半天或者一天不能跑,把你拉去做线下培训。

我之前做问卷调查,一个骑手在北京生活,一天睁眼就是100块钱的支出,包括房租、各种生活开销。所以可想而知,一个处罚,甚至停半天对他们的影响有多大。也就是那次给我一个很大的刺激,我发现平台在想尽办法压缩配送时间,他们在不断试探人的极限。

在这个过程中,骑手也会反抗。我后来研究,他们是不是真的具有自主性,是不是真的很自由?因为那时候都说送外卖很自由,上下班时间自由,不想干就不干了,好像角色权利很大。但做完调查,我发现这种反抗,其实力量很微弱。数据会对你的自主性造成挤压。

平台有自己的一套游戏规则去管理骑手,比如庞大的数据库,还有用游戏等级给骑手划分标准,从青铜、白银、黄金到星耀骑手,鼓励骑手多接单,一级一级往上升。骑手也有“自发游戏”。

我记得当时我们去人大知行公寓楼送外卖,人大只允许骑手从校园北门进去,所以系统给你计算送餐时间的时候,会以北门作为测算依据,导航也会让你从北门进。北门到知行公寓的骑行距离大概是800多米,要花4分钟时间。但后面就有人发现,知行公寓旁边有一个侧门,电动车开不进去,但人下来走两步就进去了,很方便,步行时间不超过半分钟。所以很多骑手就会改变路径,提前完成知行公寓的送餐任务,节省下来的时间可以跑其他订单。

这相当于是系统中的一个漏洞,骑手也发挥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按照自己的决策和想法去做我要做的事情。但很多人都这么做了以后,平台也发现了,它就会给你压缩时间,堵上这个“漏洞”。骑手找近路节省的时间原本是可以用来休息或者跑更多订单的,但由于系统敏锐的“数据控制”,它能很快根据骑手的轨迹更新路线,最后可能就导致原先的30分钟变成25分钟。

平台推着骑手去找捷径,找到了之后,我按你的新捷径来设计标准。骑手的自主性实际上最终还是可能会被压缩到非常小的一个范围。

你会发现技术的进步好像并没有让人生活得更好,科技的便捷是永远赶不上甲方的需求的,当你完成了现在的任务量,永远会有不断涌现的新需求。它在不断地把人陷入内卷的道路当中。

我们为什么会对时间这么苛刻?是一开始就这样吗?还是我们被平台建构了这样的想法?我觉得我们需要反思。

而且这个过程当中也涉及到人的极限的拓展,你说时间还能降吗,可能也还能再降一降。我最近的一篇文章提到一个概念叫“超级流动”,想说的是外卖骑手跑得越来越快,这个流动的背后是有原因的,就是资本增值的一个需求。

在马克思看来,资本在生产当中投入的时间越多,在流通环节投入时间越少,资本增值就越大。从这个角度讲,平台只能是希望流通过程越短越好,最好是菜刚做出来就能马上送给你,恨不得你在家尝到的跟你在饭店尝到的是一样的体验,你就愿意花很高价钱买它对吧?所以这本质上是符合资本积累的逻辑的,最终的趋向就是他们会越跑越快。

图片

● 除夕,外卖骑手仍在工作。

图片

隐身的平台
外卖行业里有一个控制权重新分配的问题。管理一般是三方面,第一就是指导工作,员工按照老板的指导去做。第二是要评估员工工作当中的表现,第三是根据评估,决定给员工奖励还是惩罚。放以前的话,这三项工作都是老板决定的。

而现在呢,你会发现boss都不管了。谁来指导?平台给骑手开单,平台根据导航告诉他们先送哪个,再送哪个。消费者决定给差评还是好评。最后的奖惩又是平台根据消费者的评估来决定。你会发现这个“老板”找不着,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软件系统在负责第一项和第三项工作,第二项交给了消费者。

控制权一分配,相应的矛盾就跟着被牵引到了其他地方。技术遮蔽了对应的劳资关系,骑手即便有不满,也不知道找谁发泄,甚至有可能发泄错了地方。我当时就发现很多骑手是在真情实感地骂手机系统,觉得问题都是这个傻X系统造成的。还有一点,外卖企业的架构是一层一层往下加的,有区域经理、加盟商、站长等等,老板到底是谁,骑手已经找不着了。他们只能对着系统发泄。

而在消费者角度,他们并不了解背后的奖惩规则,这套规则是严重失衡的。我送外卖的时候,一个好评能加两块钱,一个差评扣10块,投诉扣200块,处罚的力度远远大于奖励的力度。所有人都害怕被处罚。有时候消费者给一个差评,骑手跑一单才8块,最后还倒欠两块,那可能“噌”地一下,骑手情绪就上来了。

更可笑的一件事是,当消费者和骑手产生矛盾后,平台反而成为了一个仲裁者。它负责判断谁对谁错,而这原本应该是平台或者说资本该负的责任。

你看平台发的一些报告,尤其像美团说疫情期间,骑手的数量不降反升,看着好像一切都很好。但这个行业到底好不好,你要看它的流动率高不高。如果流动率很高,说明它留不住人,那说明它本身还是有问题的。

我当时的访谈对象基本都已经不在这个行业了。我论文里的主人公是甘肃人,原本想在家开小饭馆,也没干起来,欠了很多债,他就到北京来送外卖。他住的就是城中村,骑手都会聚集在类似的地方,1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要住三四个人,条件也不好,他来北京两个月没有洗过澡。

他干了一年多,每天可能就送三四十单。除了他自己的吃穿用度什么的,能攒下来一半钱就不错了,还挺累的。2019年他就回甘肃了,在老家卖房子。

去年跟朋友吃饭,我还碰到了论文里另一个比较重要的主人公。当时我们在坐电梯,他拿着手机进来了,我们都戴着口罩,但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就认出对方了,也没说话,直接就抱在了一块。抱完了以后我才问他,你还在干这个?就这样聊了两句。他还要赶着送餐。他是少数还在干外卖的。

图片

● 骑手在大雪中送外卖。

我对女骑手也感兴趣,她们在这个群体占了8%左右的比例,但好像关于她们的报道很少。我最早观察女骑手发现大致有三种类型,第一种就是年纪比较大的,四五十岁。第二种从外貌上看比较男性化,很多理了个平头。第三种是小媳妇类型,一般是跟她老公一块干。

这个行业是男性主导的,女性进入的话多少有点不容易,所以她们在策略上要往男性这个方向靠,要抛弃掉一些女性化的特征。有男骑手就会挺鄙夷地说,那已经不算女的了。

但一个很有特色的地方是,到了冬天,大家都裹得严严实实的,蓝的黄的骑手制服,你看不出性别。但女骑手都会裹一条围巾,红的、黄的,很鲜艳的。我觉得这也是她们主动要的,去标识出她们女性的身份。

跟2018年比的话,我觉得骑手的处境可能是更糟糕了。你想2018年送一单的价格是8块,现在下跌到5块。他们要保证收入不下跌,只能不断地内卷,付出更长的工作时间,压缩每一单的配送时间,送更多的订单。

2018年我觉得换工作可能是一种反抗方式,但我现在已经不这么认为了,因为大家都在做平台,都是零工经济,你自以为走出一个牢笼,实际可能是进入一个新的牢笼。但没办法,因为很多骑手自身的条件就决定了,他不可能在劳动力市场上占据主导权。

(改变)很难。除非是平台想改变,或者是政府出台相关的政策,不然的话没有办法。所以我觉得北京劳动关系处的副处长去体验送外卖是有必要的。
7

jsl0900

赞同来自: 跑路皮皮 161812 neptune1125 弓箭手Archer jisabao zhjienc 格萨尔王更多 »

这就体现了一个能代表整体利益来说话的工会的重要性,可是我们总是害怕一个正真能代表一个阶层的工会。让后想了想,我记得每年的过节大米和肉是工会给我的,还是有点用处的。
2021-05-08 10:51 3 条评论
15

资水 - 投资是一项事业

赞同来自: alexandre1 非理性的理性 鱼爱股股 金色河流 夜路沙冷 tangla26 与时间为友 债券小白 弓箭手Archer TuesFool zhjienc adelaw 连眉大侠 Syphurith 音希声更多 »

写得真好,既有感人肺腑的人文情怀,又直达社会经济运行本质。
2021-05-08 10:55 2 条评论
1

格萨尔王 - 80后

赞同来自: LilieCH

工会是工作者福利组织,工会盛产业竞争力有影响,两个之间的平衡就很重要
2021-05-08 11:03 0 条评论
12

liangxisz - 享受生活吧,因为你要死很久很久

赞同来自: alexandre1 161812 VC96 债券小白 石破天惊 jzcztz jisabao 李季峰 Morgant zhjienc 心无挂碍更多 »

大数据集权很可怕的,看看美国可以封杀总统
2021-05-08 11:03 0 条评论
0

sunnlyzzzj

赞同来自:

认认真真看完,很好
2021-05-08 11:08 0 条评论
1

yaosongshen - 做债券

赞同来自: 觅风

最可怕的不是电脑收集大量数据 可怕的是电脑有思想
2021-05-08 11:09 0 条评论
1

zzk_hb

赞同来自: 鱼爱股股

这 需要 一 骑手 联盟 APP

骑手接单。 信息 输入 联盟 APP

联盟 APP 也掌握 这些数据 。
然后 就能 分析出 送餐 平台 APP 在耍 什么坏 。

然后 ,APP 面临 怎么 盈利 和 道德风险 。
2021-05-08 11:19修改 2 条评论
4

lancew

赞同来自: 跑路皮皮 鱼爱股股 ahelloa readfun

一单外卖10块钱,就看怎么分才和谐,至少目前最有效率的是美团饿了么。
曹德旺到美国去的要求是不允许组织工会,特斯拉也不允许,独立工会一但产生,必然不仅仅要公平收益,而是要超过限度的利益,迟早干翻企业,这种发展停滞的风险中国可担不起,首要是做蛋糕,尽可能多人有事做有饭吃。
2021-05-08 11:28 0 条评论
7

懒人养花

赞同来自: 鱼爱股股 wang5015199 流浪者 zzk_hb 东雷 jzcztz 小东哥哥2更多 »

这不就是资本家先延长劳动时间,然后提高劳动强度的剥削方法吗
2021-05-08 11:30 0 条评论
1

心无挂碍

赞同来自: 学长家的小猫咪

好文
2021-05-08 11:38 0 条评论
3

丘吉尔是谁 - 证券

赞同来自: shooter110 Equator jsl0900

这个文章写的是真的好,被困在算法里的骑手们
2021-05-08 11:41 0 条评论
12

流浪城主

赞同来自: 跑路皮皮 fanjinlong alexandre1 心太软 乌镇的梧桐树 wang5015199 fionafiona poseidonnep 石破天惊 zzk_hb shengkuang 渭水狂歌更多 »

老套路,就是披了个算法系统外衣。
工厂里搞比赛,大家为了点蝇头小利争个你死我活。结果以后大家效率都要看齐第一名。
2021-05-08 11:44 0 条评论
8

锅巴520

赞同来自: fionafiona 今天没有下雨 心无挂碍 爬楼梯啊 查理芒格 方程组 烈火情天 渭水狂歌更多 »

我等散户其实并不比骑手好到哪里,证券行业的大数据系统只会比美团的更强大更细致
2021-05-08 11:59 0 条评论
0

lisenaishq - 90最后一批韭菜

赞同来自:

长文,先码晚上再看
2021-05-08 12:01 0 条评论
26

哈默

赞同来自: nowor_never Lee97 alexandre1 gztom wang5015199 人民儿子水太冷 fionafiona 小河小船 爬楼梯啊 chij506 没钱又老 neptune1125 好奇心135 freeman1980 tigerpc 债券小白 我也不知道啊 evelyn zhjienc jzcztz 青胜于蓝 人来人往777 我丢了 不再犹豫im cnaxg2019 梁佩直更多 »

呵呵,都是做样子,北京市先把之前搞骑手联盟(工会)的人放出来再说
2021-05-08 12:03 0 条评论
8

vittata - 透过本质看现象

赞同来自: 跑路皮皮 zddd10 fionafiona zjyxw 刘垚12138 天蝎分析师 Aspirin hikiwa更多 »

其实,算法只是现状的反应
根源是骑手们的竞争造成的
2021-05-08 12:10 0 条评论
18

梁佩直

赞同来自: 跑路皮皮 alexandre1 乌镇的梧桐树 wang5015199 neptune1125 tangla26 好奇心135 xxldh 债券小白 石破天惊 zhjienc zzk_hb RiverToSea jzcztz 小东哥哥2 shooter110 jisabao 地地道道的更多 »

历史不断重演,这不就是资本家血汗工厂的工时计算,连一天只给2次上厕所时间也计算在内的刻薄操作,只是披上了互联网经济的外衣而已。
2021-05-08 12:11 3 条评论
11

马大帅 - 水库浪子 辽北地区著名狠人 本市几场恶仗的主打人 维多利亚国际娱乐广场总经理保镖兼保安部经理 德彪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的姐夫Amateurs want to be right,Pros want to make money.

赞同来自: 菜鸟先生 跑路皮皮 心太软 嘟歪 心无挂碍 夜路沙冷 xxldh freeman1980 zhjienc hao8000 dgjqwgf更多 »

困在微信里面的人还有点悲悯可怜同情困在系统的骑手。多操心操心自己吧。
2021-05-08 12:14 0 条评论
3

hikiwa - 胆小。。

赞同来自: 跑路皮皮 xxldh 争取财务自由

骑手跟骑手竞争,平台跟平台竞争,骑手跟平台是合作关系。
2021-05-08 12:16 2 条评论
9

hardy2020

赞同来自: 跑路皮皮 心太软 非理性的理性 嘟歪 fionafiona 夜路沙冷 trustme007 zhjienc tbeanirong更多 »

这文章能上头条也经过了层层博弈吧,放在几个月前估计上不了头条的。
证明国家开始对互联网企业加大锤子力度了。所以这几年需要看空这些互联网大佬。
2021-05-08 12:17 1 条评论
2

jsl6165

赞同来自: evelyn jzcztz

感觉平台好恐怖
2021-05-08 12:18 0 条评论
3

lyd267 - 中年油腻投机取巧而不得的LOSER

赞同来自: q1388658 tangla26 dldwh

当我看到处长送外卖一天送5单,挣41块钱的时候,觉得是上边发出声音:“都别去干这个工作了,又累又不挣钱!”
2021-05-08 12:20 0 条评论
0

长程有序 - 投资者是有原罪的,这意味着哪怕一切操作合法合理,智商在线,也有可能赔光。

赞同来自:

外卖工资还是太高。工厂都在喊找不到人。
2021-05-08 12:28 4 条评论
9

lixinfeng02 - 随波逐流、随遇而安

赞同来自: 心无挂碍 freeman1980 孤snbd jslu20200222 evelyn zzk_hb 房产理财专用 jzcztz heyiyang_1更多 »

值得深思的问题。是不是当年的屠龙少年变成了恶龙。
2021-05-08 13:21 2 条评论
1

恒古不变

赞同来自: yujunlan

一单5块,一天就算60单,这个应该算非常多了吧,也就300块啊,一个月也没有一万啊。怎么我听说现在做骑手都是过万的。
2021-05-08 13:33 7 条评论
0

yujunlan - j

赞同来自:

对于女性来说,有其他更好的出路,去做钟点工或者住家保姆收入差不多,还没有这么累。
2021-05-08 14:01 2 条评论
2

小镇 - 错过就错过吧,抓不住又不会死。

赞同来自: nowor_never freeman1980

文科就不应该有博士

包括那啥
2021-05-08 14:27 0 条评论
6

JYDD2003 - 酱油豆豆

赞同来自: locky_z 孤snbd 夜路沙冷 没钱又老 Leon22 evelyn更多 »

读了这篇文章就可以明白读书和不读书的区别了。
2021-05-08 14:37 0 条评论
0

火锅008

赞同来自:

血汗。。。
2021-05-08 14:41 0 条评论
0

股市神棍

赞同来自:

这种很容易被压榨的垃圾工作就不要去做了。不明白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去做这种工作。风吹日晒雨淋的累的要死。每天几十块钱简直就是个笑话。还有生命危险。中国的交通事故率可是很高的。
2021-05-08 15:09 5 条评论
0

李季峰 - 基于事实与逻辑交易、慢就是快

赞同来自:

中国股市也是这样,逆周期,逆全球化
这相当于是系统中的一个漏洞,骑手也发挥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按照自己的决策和想法去做我要做的事情。但很多人都这么做了以后,平台也发现了,它就会给你压缩时间,堵上这个“漏洞”。骑手找近路节省的时间原本是可以用来休息或者跑更多订单的,但由于系统敏锐的“数据控制”,它能很快根据骑手的轨迹更新路线,最后可能就导致原先的30分钟变成25分钟。
2021-05-08 15:14 0 条评论
1

zzk_hb

赞同来自: turf8654

搞算法的

不作恶 是一条 重要 原则。

可惜 google 也做不到。
2021-05-08 15:25 0 条评论
13

赵甲 - 将军赶路,不追小兔。

赞同来自: alexandre1 iamiwang 闻琴天马 id就是个id而已 吴一 心无挂碍 李季峰 Leomon neptune1125 Syphurith 641992895 evelyn zhjienc更多 »

中国人必须建立工会,工会工人必须要有集体游行的权利。
这样才不能被资本家压迫压榨。
2021-05-08 15:25 4 条评论
9

芝麻开花了 - 90后程序员。

赞同来自: 鱼爱股股 kgddy tbeanirong likillerli 吴一 心无挂碍 没钱又老更多 »

啥时候 民为重,君为轻了才能从根本改善。
2021-05-08 15:41 0 条评论
4

香橙柠檬 - 70后

赞同来自: 人民儿子水太冷 吴一 jie199 freeman1980

居然有人想要真正的工会,不可能的,你们是想要换执政D吗?
2021-05-08 15:47 2 条评论
5

gaoankang

赞同来自: tigerpc tttyyy2019 id就是个id而已 fionafiona poseidonnep更多 »

这么多农民工怎么说?美团至少是现结。
2021-05-08 15:55 0 条评论
0

averainy - 扯扯淡,划划水。

赞同来自:

天天想着搞事情,做一头猪不香吗?
2021-05-08 16:02 0 条评论
6

大亨利

赞同来自: 缥缈仙 大勇止割 wang5015199 lifcspicer 风声鹤唳 一颗药丸更多 »

美团这种外卖模式没鸟用的,以薅社会资源的羊毛才能生存下去,比如不给骑手买五险一金,比如骑手在人行道上横冲直撞、逆行,牺牲骑手和行人的人身安全,如果放在劳动保障健全的国家,美团早就会被社会骂出翔来。
2021-05-08 16:16 1 条评论
0

与时间为友 - 安静,平和

赞同来自:

很好的文章,一篇文章就基本了解了骑手行业的真实情况
2021-05-08 16:19 0 条评论
2

82334015 - 木辙

赞同来自: 孤snbd 没钱又老

读过书才能写出这样好的文章,还能探查深层原因。
像我没读过书,只会说,这垃圾系统,这垃圾资本家啥的。
2021-05-08 17:04 0 条评论
6

大亨利

赞同来自: 非理性的理性 wang5015199 sunway01 RiverToSea 爬楼梯啊 长程有序更多 »

美团的一千万骑手没交社保,社保等于少了一千万正当年龄的交费人群,省下的钱就这样被资本瓜分了。
2021-05-08 17:52 0 条评论
4

econometrics

赞同来自: simuzhiwang wang5015199 fengqd 叉二

为这种社会调查点赞,毛主席深入湖南农村写出了著名的中国农村调查,也为其农村包围城市理论奠定了基础。以前北大社会学有个博士写了中县官场调查,为大家理解了中国基层政权状况,可惜作者被中组部收编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2021-05-08 19:08 0 条评论
3

fanjinlong

赞同来自: 北冰洋 叉二 fionafiona

北大博士送半年外卖后写出的论文:“数字控制”下的劳动秩序——外卖骑手的劳动控制研究 - 红歌会网 - 手机版 http://m.szhgh.com/show.php?classid=78&id=267573
2021-05-08 19:28 1 条评论
0

XFD - 时间就是金钱

赞同来自:

很有深度的文章和体会。如果博士除了调查骑手,还尝试调查外卖平台的管理层,甚至资方就更有深度了。
2021-05-08 21:15 0 条评论
0

lijie1985 - 85

赞同来自:

我正在送,挺累的啊
2021-05-08 21:21 0 条评论
4

victini

赞同来自: 跑路皮皮 大勇止割 跑撸大湿 tranquility

说实话,那一千万骑手不去做美团骑手去打别的工,别的工作就会给他们交五险一金吗?
连我们互联网公司码农都不少只交最低的,不敢想其他公司了
2021-05-08 21:23 4 条评论
19

IMF - Alea iacta est

赞同来自: Lee97 wjwdxh alexandre1 pylyq 18023568070 wang5015199 FF章鱼 flyingowl treenewbee chenuny 求名 和讯 孤snbd lifcspicer nikki2015 fwfree misa_yc jc_213 资水更多 »

这种事情在欧洲不会发生,欧盟通过了GDRP《通用数据保护法》,一个公司这样利用算法监控员工或搜集顾客私人数据,很快就会有专业的律师讼棍找上门搞你告到破产,不同阵营的媒体也会发几个大新闻把你批臭跺上一万只脚,都是专业的。
2021-05-08 21:39修改 3 条评论
71

资水 - 投资是一项事业

赞同来自: sybil03 mabowen1993 大蘑王 跑路皮皮 nkaspire Lee97 wjwdxh alexandre1 pylyq chenbangni 杂家朱羽 丢失的十年 Didier66888 totoro_cl 竹语松涛 tianyantong jisabao niuzhixin tangzheci 非理性的理性 jjm 一叶孤城2046 我要发发 aji01280 Syphurith 音希声 雪股 gtx 一绺小墙皮 wang5015199 wangyang661 wxc5269 tbeanirong nova_cygni likillerli 人民儿子水太冷 treenewbee touzi0754 求名 nimbus RiverToSea chencdr 孔曼子 zyxw风雅颂 unrealww 孤snbd tigerpc fionafiona tranquility 拦云野人 lifcspicer 火锅008 小少年 JiangSH2020 定格无常 连眉大侠 芝麻开花2017 fwfree sami08 woshishui2016 熊猫王 arking83 xingstarx xiaofeng71 是在 一骑绝尘1993 云天雾地灬 blink1 syrtis_syj deepocean queyao更多 »

楼上说得对,这事在欧美就不可能发生。
这个事根子就是资本对于劳动者的极度压榨。话说我们国家就没有在法律层面建立对资本的规范管制,改开以前是极左,凡是资本就要打倒,改开以后慢慢松绑,到现在已是极右,十四五规划写得清清楚楚:“发展是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本”,那意思为了发展,劳动者的权益和消费者隐私都是可以牺牲的。中国现在大概是对资本约束最少的国家之列,比美国的约束还少。
不过国家从蚂蚁事件以来,意识到资本膨胀到一定规模,开始动摇什么什么基础了,政策也有所转向,出台了反垄断措施。我期望国家能更进一步,向欧美学习,对资本进行制约,在法律层面落实对劳动者权益和消费者隐私的保护。
2021-05-08 21:55修改 2 条评论
1

yiyaping

赞同来自: 叉二

真牛
2021-05-08 21:54 0 条评论
0

acddd

赞同来自:

多少农男烟雨中
2021-05-08 22:39 0 条评论
2

witchdoctor - witchdoc

赞同来自: aara 看看125

这个垃圾行业,产生大量塑料消费 早卸载了
2021-05-08 22:56 0 条评论
1

书存 - 天何言哉?

赞同来自: id就是个id而已

这个显然是技术走到了管制前面,美团前期也是烧了很多钱。几千家团购网站竞争出来,从团购到外卖到单车,好日子也没过几年。记得好像上市前一年,财报才显示开始盈利。刚吃甜头没多久就下重手,会打击资本的积极性。
2021-05-08 23:30 0 条评论
0

金色河流 - 学习小能手

赞同来自:

不错的帖子,值得点赞。
2021-05-08 23:53 0 条评论
10

王大胃

赞同来自: 跑路皮皮 victini 原来的火车 jjm 夜行书生 北海忽 id就是个id而已 大尾鱼 tbeanirong likillerli更多 »

我只相信用脚投票。外卖骑手真的忍无可忍,会回到工地和电子厂的。
2021-05-09 00:19 0 条评论
1

主任卡员

赞同来自: wang5015199

资本对劳动力的压榨从来都在,只是换了马甲。最初血汗工厂里是用皮鞭;到后来科技管理发展了,我打工的时候厂里有一个部门专门研究怎么优化流程和操作,掐着秒表算怎么能省一秒钟;再后来,用了大数据一切都交给了算法。什么唯利是图,最大限度的榨取剩余价值,都变得真实无比。至于制衡压榨的制度安排,当然有,楼上也有人提到了,但是在中国,由于起源问题,当然不太可能,最终只能寄希望于zf用行政的形式进行调节。
2021-05-09 05:26 0 条评论
0

久菜

赞同来自:

就用美团为例,要对骑手好,要对顾客好,要对商家好,好像都挺委屈。关键是在人人喊打时自己还不盈利,怎么弄?
2021-05-09 07:07 1 条评论
1

keaven

赞同来自: oceanskysw

估计说的是这个吧
2021-05-09 07:46 0 条评论
4

lancew

赞同来自: 跑路皮皮 wjwdxh victini 闻琴天马

关注劳动者权利,首先强势群体要乐意多掏钱,只谈权利自我感动,不谈成本是过不下去的。
骑手要体面要权利,美团饿了么至少不能赔本,虽然已经赔了好些年了,可以看美团饿了么滴滴的财报,那么成本谁来掏,目前看只能提高外卖费,否则谁都不体面,正规化后外卖数减少,很多外卖小哥会因辆不够而失业,然后进入新的平衡状态。
关注弱势的劳动者,各种权利福利都需要成本,要首先要让人家有口饭吃,然后才是吃的好,美团一加外卖费就跳脚的消费者是不是该理解理解呢。
或者像出租车一样,政府定一个一公里多少钱的基准价,把外卖搞成一定公共属性的行业。
2021-05-09 10:21修改 0 条评论
0

yanglee789

赞同来自:

少看点营销号垃圾软文。
2021-05-09 10:48 0 条评论
8

niuzhixin

赞同来自: 机智的赵日天 nkaspire 纤纤 瘦骨铜声 RiverToSea 意外的角落 心无挂碍 恒古不变更多 »

现在只要稍微对资本提出一点管制,舆论都冒出来要挟,什么资本要外逃,工人要失业扒拉扒拉。

说实话,中国现在已经算得上是对资本管制最少、最漠视劳工权益和消费者权益的国家之一了。连阿三这种国家都还有大量资本要过去投资呢。

民间的舆论,实际上已经被资本控制了。
2021-05-09 12:03修改 0 条评论
2

非理性的理性

赞同来自: nimbus 竹语松涛

强势群体是用户吗? 其实,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每单多付一块两块的送费,不会改变90%的用户的购买习惯,毕竟相对于40左右的客单价(在没有拿补贴和促销的情况下),5%没有太大感觉。毕竟今年除了猪肉,绝大多数东西的涨幅都超过了10% 。 而如果平台不吃掉的话,骑手每人每月收入可以增加很多,或者帮骑手叫养老金也好啊。

美团、饿了么财报中的亏损,需要拿出来细看吧,多少是由于给管理层和资深员工期权带来的费用,是给亿万富翁们多买几套大平层,这个亏损,应该是由社会、骑手和股东背吗? 如果应该有人背,也是股东应该背,你们支持这样的估值体系。

每天宣传骑手月收入10000 ,到底平均是多少,希望美团和饿了么公布骑手平均小时收入和月平均收入,每天工作8小时以上的。

另外,每天收骑手3元的保险费,保险公司要不了这么多吧,按同样的保额,按月购买意外险,有一种说法是平均1元/天就够了。 由骑手自行向保险公司购买行不行? 这些费用就别拔毛了。
2021-05-09 12:04 0 条评论
2

长程有序 - 投资者是有原罪的,这意味着哪怕一切操作合法合理,智商在线,也有可能赔光。

赞同来自: 偷儿书生 跑路皮皮

关键不是外卖小哥收入多少的问题,是外部负效应的问题。要我说外卖员的收入还是比进厂好得多了。

但是把风险甩给社会就不行。比如外卖违章或者不足额买五险一金什么的。
2021-05-09 12:19 3 条评论
1

wangdachu - Memo

赞同来自: 跑路皮皮

不是外卖骑手的问题,很多底层这样的。对干辛苦体力活的人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这些人有什么办法。
2021-05-09 21:00 0 条评论
0

跑路皮皮 - 低风险投机

赞同来自:

”更可笑的一件事是,当消费者和骑手产生矛盾后,平台反而成为了一个仲裁者。它负责判断谁对谁错,而这原本应该是平台或者说资本该负的责任。”

这个文章作者有人文情怀但是智商有点问题,可能是文科生吧?
消费者和骑手产生矛盾原因很多,难道都是因为时间?没有平台仲裁怎么解决矛盾?
2021-05-10 18:48 0 条评论
0

李季峰 - 基于事实与逻辑交易、慢就是快

赞同来自:

充分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越性
2021-05-10 19:11 0 条评论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