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时点我的所思所想

春节过后A股和港股市场出现了连续较大的调整,相信已经让大部分参与其中的人都吃惊不已。周末的朋友圈里面几乎清一色都是“治愈系心理按摩贴”,主要是安慰重仓买了股票尤其是白马股(也基本可以等同于“抱团股”)和重仓买了基金的投资者,一篇篇“历史下跌后忍住,早晚会迎来螺旋式上涨”的鸡汤软文数不胜数,但是很可惜,我并不是要接力给大家做按摩的,而是要跟大家说一下当下市场大家处于哪个阶段,应该怎么做以及包括我自己的一些困惑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很多证券从业人员在周末的朋友圈都发出来"茅类资产"现在“集体打折,抓紧上车,只输时间不输空间”的口号。对此我先不予置评。我想先讲一个历史段子,就是历史上有记载以来第一次股灾就是1929年的黑色星期二(10月29日),在这个恐怖的日子还没来临之前,据说当时美国有一个著名的投资大师叫巴鲁克,他遇到了一个擦鞋匠,擦鞋匠竟然给他这个股票大亨推荐股票,他觉得是违反常识的,所以尽快清空了自己的股票躲开了之后的股灾。不知道大家看到这个故事后啥感觉,像我这种爱反思的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如果这个擦鞋匠没有给巴鲁克推荐股票,难道巴鲁克就不能在大崩溃前撤离股票市场么?一代投资宗师难道要靠这种似是而非的东西来指导自己真金白银的投资?我绝不相信,我相信的只有三样东西:逻辑/概率/数据。好了,底下我就给大家用冰冷无趣的风险溢价补偿理论简单帮大家复盘一下当时股票与债券的状况,目前能够查到的数据显示在1929年9月份的时候美股股票的整体市盈率是在30倍左右(咱们假定就是30倍),我计算股市的潜在回报率方法是多少呢?差不多是3.3%(1/30),但是当时9月1日美国10年期国债的回报率是3.7%,大家看到没?当时的美股整体回报率已经低于美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了,那个时候不应该持有美股而应该持有的资产应该是美债!!!随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10月底开始大崩溃。在这里讲这些东西是想告诉大家一个道理,到这个市场上来投资只有你自己才能对你自己的钱袋子负责,作出理性的判断不要听谁谁谁说,而要用数据说话得出冰冷但理性的结论。我在这里再给大家摆一组近期的中国市场数据,整个A股最大的50家企业如果作为一个指数的话(暂时叫全A50吧),它的市盈率在2月10日的时候达到了27倍,而同样是在这一天10年期国开债的回报率是3.7162%,啥意思?意思就是全A50在那个时间点的回报率(1/27=3.703%)比无风险利率还要低,作债券的人应该明白,再好的股票资产你的风险等级也不可能比国债还安全,但是这个全A50组合却让自己的收益率低于了10年期国开债,这样市场定价就发生了根本性的错误,也就是我的"空点阈值"被触发了,如果无风险利率未来不变的话,那么下跌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到现在这个时点经过这两周的暴跌,全A50的潜在回报率依然处于较低的风险补偿区域没有本质性改变,因此我对于这个全A50的看法依然悲观,虽然短期市场可能会因为某些因素而反弹,但是我给投资者的建议是远离这个全A50的群体。这个全A50的成份股是什么呢?很简单,你可以把沪深两市所有的股票打开,市值最大的50家就是全A50,你会发现这个指数里面云集了很多的报团股,或者叫“茅资产”。很多大家觉得很大的银行地产等公司其实都已经不在这个全A50的范畴里面了,这里面大量的是科技股和白酒股(很多都是近两年涨幅较大的大牛股),在此我再次建议大家从理性角度来看待整个市场的投资机会,不要停留在“听某V说”的阶段,很多大V推荐股票的“逻辑”都是这个企业过往数年是怎么历经风霜雨雪最后修成正果的励志故事抑或者是自己历史上遇到多少次回撤都视为等闲并最终坚守至花开的英雄壮举,但是很抱歉,证券市场是一个很实际的市场,长期看市场先生他要的是回报率,要的是性价比,要的是风险补偿充足,这个基础以前是存在的(但是大V们并不关注,甚至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东西,还以为是自己对于所谓的“价值的坚守”带来了超额利润)而现在这个基础被瓦解了,潮水退去了而这些股票的短裤却没有了,因此我建议大家远离这些高估值的“茅类”资产,而且尽快远离持有“茅类”资产占比较多的权益类基金(不论公私募)。很多机构拿2020年3月中下旬大跌中坚守的例子在朋友圈里面给自己和投资者打气,真是可笑,2020年3月的时候市场的风险补偿异常充足,那个时候的下跌本质上是波动,波动是怎么下去还会怎么上来。而风险补偿不足框架下的下跌是要承担较长时间的永久性亏损。这两种所谓的“下跌”有本质的不同,区别就在于对应的风险补偿的程度不同。现在劝你坚守高估值报团股或者报团股集中基金的人,建议你们看到这篇文章后远离他们,因为他们要么是真不懂,要么是出于某种目的装不懂,但我估计即使此刻你不听从我的这条建议,大概率等到最终“逻辑全面展开的时候”你也会因为所持资产的遍体鳞伤而远离这些“伪专业”者。我以前讲课的时候经常说投资最怕的就是南辕北辙,因为你有最好的马/车/司机但是方向搞错了,你只能和你的目标渐行渐远,即使下周下月所谓的茅资产反弹了我也坚持我的观点,以茅资产为主要成份股的全A50指数中长期回报会很平庸,除非无风险利率迅速下降50%左右我才会改变此观点。
好了,上面跟大家分享了目前市场处于哪个阶段以及应该怎样做的问题。那么此刻我其实也有一个困惑想跟大家开诚布公的分享一下,我的指数模型跟踪的是蓝筹指数,中证全指,A股中小市值三个指数,因为蓝筹已经翻空在此不再讨论,但是A股中小市值指数目前的风险补偿还处于历史合理区间,我目前对于A股这个领域的投资也集中于这一块,但是我们也没法子断定A股中小市值的指数或者相关风格的资产是否可以在未来独立于沪深300走出属于“自己的”行情,抑或者最终被沪深300带动下行从合理估值变成低估资产,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对于市场的短期走势历来的态度都是“不赌/不猜/不判断,只应对”,但是历史上确实没有出现过在沪深300风险补偿不充足的情况下中小指数走出独立行情的先例(可能很多人都要跟我说2013年的行情了,对不起那一年在我的模型看来蓝筹虽然是跌的,但是其实还是在风险补偿的合理区间的!一切以数据为准绳!不要臆断!)。既然前途未卜,我能做的只能是在A股中小这个方向上筛选出安全垫最高的标的和质量较好的主动管理型基金,还是那句话我相信的只有三样东西:逻辑/概率/数据。既然A股中小走独立行情存在一定概率,我就尽最大的努力把它做到最好即追求跌的时候跌的少,涨得时候跟得上。
最后我想说一下我这个“玩指数”的,凭借什么来超越市场获取超额收益?三个字“无执念”.资产管理行业很多人甚至很多优秀的人由于他们的从业经历各不相同,都会或多或少的形成所谓的“执念”,例如:玩股票的一辈子玩股票不看债券,玩债券的一辈子骂玩股票的是赌徒,买白马股的一辈子只认伟大的企业……凡此种种不管他们过往业绩如何皆为对于某一特定资产的“执念”,而恰恰我的模型是没有这个执念的,哪类资产的潜在回报率高,我就布局谁,确定性大的多投,确定性小的少投,不确定的不投!如果以后我有幸击败了规模明显大于我的专业投资机构,那么他们输给我的大概率不是专业而是败于偏执!!!如果非要说一条我的执念的话?那应该就是对于逻辑算法以及高质量数据的不懈追求。
我在此郑重声明,我会始终选择站在高期望高胜率的一边,即使因此寂寞孤独,甚至与天为敌,我也在所不惜。
以上言论,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0

雨过心清 - 80后艺术女

赞同来自:

写的很好,认真看完了,当下的局势确实很复杂,所以很多人用历史看锚,很多人用情绪看锚,也有人用展望看锚。既然参照物不同,得出的结论也是不同的。我选择的跟楼主一致,从历史来看,大几率后市我不看好,甚至我认为中小股也会被带回来,所以去年的布局今年已经清空,还留着点500跟300指数,后续涨跌都主动。观点是一回事,行动是另外一回事,如果错误,跟随就可。
2021-03-01 18:47 0 条评论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