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韭菜家族

韭菜家族

前言:最近看了集思录各路大神的炒股经历,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读罢拍案叫绝的同时,也着实让人心痒难搔。怎奈无人邀请,思忖再三,决定厚着脸皮不请自来,就当是自己的一个记录贴吧。

 

先介绍一下我的家族:
①我爸,95年入市,操作奇葩,亏损至今,是个有阅历、有见识、有味道的老韭菜;
②我妈,也可以说是95年入市吧,跟我爸夫唱妇随,八斤八两。
③我小姨,94、95年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证券公司,工作至今,仍读不懂上市公司财报,弄不懂PE和PB是干嘛的,炒股全靠抱同事大腿,还特喜欢给亲朋好友推荐不靠谱的股票,属于有文化、有资质的老韭菜;(希望我小姨不上集思录。)
④我大姨,98年左右给我小姨带入市,亏损至今;
⑤我小舅,14年入市,我小舅是个商人,脑子比较好使,从小就觉得我小姨不靠谱,所以一直没听小姨荐股,直到14年听做生意的朋友指点,重仓军工股票,赚了一笔,目前段位有超脱韭菜级别的迹象;
⑥我叔,公务员,生活太过枯燥,97年左右经不住诱惑跟随我爸进入股市,不到半年,心满意足的亏完攒了多年的私房钱后,永久性从股市退役。
⑦我大舅,嗯——我大舅不炒股,他是个忠实的观众,喜欢看我们笑话。

 
好了,家族人物大致介绍完了,下面介绍下我自己——

我的家乡安徽省全椒县,算是一个十八线小城镇吧,和很多80年90后一样,小时候最大的爱好就是去游戏室打游戏,那时候1块钱5个币儿,现在看来不算啥,但那时候,1块钱对我们来说就是3天的生活费,早饭、水、零食都在这1块钱里面。

为了这1块钱,我和小伙伴们省过早饭、捡过破烂、工地偷过铝合金,记得有一个小伙伴有点厉害,把家里的“咕咕券”(后来知道是国库券)偷了出来,银行换了钱,带领小区所有的小伙伴们浩浩荡荡的去了游戏室,完事了还在路边吃了顿烧烤。那一次真的是童年最爽的一次玩游戏机的经历了。

        几天后的夜里,他家里不时传出响彻整个小区的鬼哭狼嚎声,经久不息。

        现在,去万达楼上的电玩城打完游戏也去吃烧烤,但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感觉。

        我从4岁开始混迹县城内几家游戏室(没错,后来父母也证实了,是4岁。) 隐挺大,直到7岁才戒掉。

    9 5年的一天,我爸搬了个类似于电视机的东西回来,以我当时的阅历还不太清楚那是什么玩意,大脑不断搜索,突然灵光一闪:《机械战警》里好像有这种东西,叫电脑,具体干啥的不知道,反正是个厉害玩意儿。

当时我震惊了,要知道,95年,一个十八线小城镇突然来了台真正的电脑,这玩意儿对我来说太TM传说了,太tm科幻了,太tm超前了。我直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我爸给电脑接上电源,然后打开,电脑界面出现了各种看不懂的外国代码。哎哟我滴天呐!我更加震惊了,我爸这是要干嘛,造机器人?和美国FBI联络?黑人家卫星?

我小心翼翼的喊了声“爸?”语气中带着惊奇、尊重和混乱。“您,您这是要干嘛?”

我爸背对着我,B味十足的回了俩字“炒股!”

不明觉厉!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炒股”这个词儿。

我爸炒股乃至整个家族炒股,都是我小姨带动起来的。小姨是家族里为数不多离开县城读过大学见过世面的人,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证券公司。小姨是家里最小的一个,从小只能跟着大孩子后面玩,有点憋屈。突然有一天通过一种叫股票的东西让自己摇身一变,成了孩子王,自然会很有成就感,这也造就了我们家族的韭菜命。

首次接触炒股这词儿的那一年,我7岁。我爸炒股家族大部分人是反对的,可能是小城市人本能的对新鲜事物有种恐惧感。但我赞成,毕竟在我爸妈上班的时间我可以玩电脑游戏。记得当年玩的三国类游戏,纸牌,扫雷等,现在看来这些游戏真弱智,但那时候这些游戏仿佛带我进入了一个新世界。

我爸和大多数赌徒一样,新手总是有运气加成。刚入市就赚了8000多元。这让我爸高兴坏了,几乎逢人就说自己多牛多厉害,我小姨更高兴,逢人就说她给我爸推荐的股票有多神,其实她自己都没敢买。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爸打牌都不带看牌的,随便扔,一副暴发户体验赌场生活的感觉。

炒股期间,我爸单位分房子,那时候福利真好,还有分房子这一说。但是,得交一点钱,这钱比自己买房子少之又少。我爸和我妈当时商量的结果是,留钱炒股,已经有一套房子了没必要再搞一套,装修也费钱。而且房子是用来住的,股票是用来炒的,未来想致负就得炒股票。

这波操作,当时就成了我爸亲朋好友之间茶余饭后的谈资,纷纷夸我爸霸气,像个男子汉,有魄力。

by the way,现在依然是亲朋好友之间的谈资。

(未完待续)

第二次更——————————————————————————————————

关于我爸的炒股电脑,还有一件趣事分享下。
我爸的好朋友刘叔,看我爸花式亏钱,心痒痒了,下定决心要追随我爸做一个合格的韭菜,于是也买了台电脑。

一天周末,刘叔把电脑带我家来,说可能中毒了让我爸一起研究研究,我爸看了看我,说,儿砸,赶紧躲阳台去,这里有病毒。

刘叔一副明白人的样子解释道,电脑病毒不不同于医学定义的病毒,不会传染人,只会在机器之间传播,咱俩的电脑离远点就行了。

我爸听完就把自己的电脑锁储藏室去了,完了还拿84消毒液和酒精在家里喷了喷。

我站得远远的,听他们聊天,原来是刘叔的电脑键盘有点接触不良,有些键按了没反应。他们倒腾半天也没研究出来这是什么病毒。

直到不久后的一天,我玩电脑的时候不小心把牛奶洒到了键盘上。键盘自然不灵敏了,我吓了个半死没敢告诉我爸,我爸以为是给刘叔的电脑病毒传染了。

记得我爸说了句:“这病毒潜伏期还挺久”。

那时候没有网络,我们这小县城没有证券公司,买卖股票得靠打电话,知道股票情况得看报纸、看电视、打电话和听收音机等。
我爸买过很多关于股票的书籍,至今还记得:《日本蜡烛图》、《操盘手》、《短线是金长线是银》等等等等。
我爸其实还是有点文化的,80年代大专毕业,考上了药剂师。但看了这么多股市书籍,炒股炒了大半辈子,却始终被套,始终亏钱,始终成长不起来。

也许,有些领域,有些人真的一辈子不适合吧,哪怕你再怎么努力。

自从家里买了电脑,我变成了小区的孩子王。假期,父母上班后,很多小伙伴就会来我家玩,我们一起研究怎么开发电脑的新领域。

在电脑上敲一些自己也看不懂却能惊到小伙伴们的代码,我感觉很有成就感。后来才知道这种感觉叫:装B。

当时我家住二楼,一楼是个院子,三面高墙,住着一个年纪相仿的小伙伴,阳阳。他的父母管教方式有点奇葩,一放假就把他锁在家里不给出去。这一点其实我父母也差不多,只不过有时候他们急匆匆的上班懒得锁门。
小时候我们在家养过蚂蚱,蚂蚁,蜜蜂,小鸡小鸭,经常拿个篮子接个绳子把好玩的东西,比如小宠物,掌上游戏机,漫画书等降下去或者拉上来分享着玩。

记得有一天假期,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我趴在阳台上和楼下院子里的阳阳聊天,他看着落在院子墙头的小鸟,感叹说:“啥时候我也能长出翅膀飞出这个院子,去打游戏机呢?”
突然,一只鸟落在了院子里的一把椅子上,阳阳刚刚还抑郁无神的眼睛顿时大放光彩,他直直的盯着我,我不敢直视他的双眼,因为,有点儿刺眼。

他回屋里又搬了把椅子,把两把椅子叠在一起,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

终于,阳阳爬到了刚才那只鸟儿站着的地方,他望着外面的世界,背对着我,背影闪闪发光。阳阳回过头泪汪汪的看着我,欲说还休,欲说还休!最后默默地冲我点了点头,一副生死别离的感觉。

看着阳阳“咚!”的一声来了个硬着陆,打了个滚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一瘸一拐的朝着游戏室的方向头也不回的跑去。我知道“咚”的那一下肯定很疼,但是这种疼肯定比不上在游戏室玩《街霸》被人用耗油跟KO的痛苦。

那时,我的内心是复杂的。我本来想提醒他,回来的时候怎么办,但,我忍住了。

没想到临近他父母下班之时,阳阳回来了,他还给我带了几个橘子。只见他卷起裤腿,抓着院子墙外的一颗大树爬了上去,然后再爬上墙头,爬下椅子,动作干净利落,10分!

我环顾我家的地理环境,阳台离地至少4米,硬着陆非死即伤,那时,我觉得一楼挺好。

就这样,阳阳自由了半个多月,直到有一天,他妈妈上班途中回来拿东西,发现人没了。于是赶紧打电话叫来了阳阳爸。他们到处找,直到发现院子角落里靠墙叠加的两把椅子。

等临近下班的点,阳阳一如既往的爬树,翻墙,爬下椅子,动作依然干净利落。可是刚一落地就发现气氛不对,抬头一看,父母正人手一根棍子蓄势待发憋着大招。

后来,他父母把阳台的门也给锁了,但,这都不算事,阳阳拿螺丝刀把锁芯给卸了继续出去玩,回来再把锁给装上。

再后来,他父母用尽各种办法,比用绳子从外面连接门把手和右边院子墙壁上的钩子,然后拉紧,这样门就打不开了。当然,也进不去了,每次操作完,阳阳爸还得学着阳阳从院子里翻出去。
当然,这对阳阳也不算事儿。

我记得有一次,阳阳爸端了把椅子就坐在院子墙外的树下,阳阳爬上墙头的时候,父子俩四目相对却不言语,不知道他们当时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反正,我是尴尬的直抓脑袋。

后来,他们家搬到了三楼。(千真万确,不是为了文章效果吹牛逼。)

(未完待续)

第三次更新——————————————————————

赌博,十赌九输是常理;股市,七亏二平一赚是常态。

刚入市的时候,我爸初生熊犊不怕虎,愣是误打误撞赚了点钱,差不多相当于大半年工资吧。
那段时间我爸有点飘,经常问我,儿砸,以后想去哪个国家留学。我对国外没什么概念,那时候除了中国只知道美国和日本,因为我所看过的动画片、漫画书除了国产的就是日本、美国的,什么四驱车,神龙斗士,七龙珠,IQ博士(又名阿拉蕾),猫和老鼠等等等等。从小的教育告诉我日本是侵略者,所以当时想都没想就选了美国。当然,至今也没去过。

小时候,我有个困扰多年的疑惑,我家里到底有没有钱。

我爸妈时常要送我出国,当时我觉得家里应该挺有钱的;
但有时他们会特别节省,连饭菜都要大打折扣,我觉得家里估计挺穷。

爸妈经常带我去周边的大城市南京、合肥玩,我想家里应该挺有钱的。
但有时候他们连一周2-3块钱的零花钱也不给我,我觉得家里估计挺穷。

90年代家里就有电脑,净水器,消毒柜,空调等其他亲朋好友家罕见的玩意儿 。我觉得家里应该还是挺有钱的。
但,有时候我爸妈还要找亲戚朋友借钱(炒股被套或者要加仓抄顶)。所以,我觉得家里应该还是挺穷的。

后来我才知道,我家的经济很大一部分取决于股市的波动。属于输了关灯吃面,赢了大鱼大肉。
甚至,家里的氛围也和股市的K线成正比,赢了皆大欢喜,吃鱼吃肉;输了垂头丧气,吃糠咽菜。
所以我小时候其实挺讨厌股市的,总感觉这玩意有一种魔力,能控制人的情绪,带走人的财富。

那时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我也会进入股市,成为韭菜家族第二代传人。

韭菜家族二代目。

(未完待续)

第四更——————————————————————————————

荐股,大家都明白,就是个坑。在此就不细说了。

然而,这是我小姨最大的爱好。

再然而,听小姨荐股是当时家族里最大的开心事,如果小姨荐股慢了,是要被批评的。

我小姨是家族里最小的,也是见识最多的。她高中毕业后去合肥读了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去证券公司工作,并留在了合肥。这在当时给我们家族脸上添了不少光。

令人费解的是,小姨在证券公司工作20多年依然不会读公司财报,弄不明白PE,PB的具体概念,炒股全靠抱公司同事大腿。这明摆着对证券一点兴趣没有,为什么会在证券公司呆一辈子呢?

最近,我和小姨闲聊,好奇的问她,为什么当时选择去了证券公司,(为什么在证券公司上班这么多年股票却玩的如此之烂,推荐的股票不是暴跌就是暴雷,为什么到现在连股市的基本常识都搞不清楚。)

当然,我只问了前半句,后面括号里的是在心里问的。

原来小姨毕业后踏出校门的第一天就看到一家刚成立的证券公司在招聘,一个刚毕业急需找工作,一个刚成立急需招人手。可谓一拍即合!

虽然小姨不知道证券公司是个啥玩意,但觉得工资挺诱人,于是稀里糊涂的就进去了,属于公司元老级别员工。

证券公司也不明白为什么学医的小姨要来证券公司应聘,但那个年代没人了解证券公司,不好招人,也就莫名其妙把小姨招了进去。

佛家有云:万事随缘。

正因为这种缘分,家族的韭菜命运就此开始,且传宗接代,生生不息。

小姨刚进公司的主要工作就是拉客户开户。

这一点和卖保险相似,先从拉家里人开始。开了户,大家好奇心也泛滥了,纷纷询问股票是啥玩意。小姨一副世外高人模样不胜其烦的一个一个解释,讲的别人都烦了。虽然那时小姨自己也不大明白股票到底是啥玩意。

我大姨超级喜欢打牌,喜欢到什么程度,爱不释手废寝忘食?拉倒吧,应该说,打牌是大姨的第二生命。

虽然喜好打牌,但,韭菜的天赋却展现的一览无余,输多赢少?那是好事!几乎就没赢过好吧,经常输得盆空钵空。突然一天大姨有幸认识了股票。

这玩意好!虽然也输钱,但不至于像打牌那样一下子全输光没钱玩了,股票可以输很长时间! 而且时不时的盘中还给小涨几下,这是打牌所没有的体验!

大姨对小姨把股票带进家族的反应是:“就像是看到了一道光!”随后,大姨开始管小姨叫姐,开始学习小姨的各种理论,视小姨为精神导师,并表示血管里80%的血液,来自小姨。

这个我相信,毕竟大姨小姨是血缘至亲。

(未完待续)

第五更 ——————————————————————————

讲讲童年的技能与挨揍经历

不知各位看官是否有小时候偷看电视、偷玩游戏机和父母玩过间谍战的经历。

我小时候做过的事:

看电视时拿风扇对着电视屁股吹,怕父母回来摸电视热不热。
缺点:忘了父母还会摸风扇热不热,挨揍。

强行记住父母上班前拔掉电视插头的放置位置,等看完电视后再拔掉插头放回原处。
缺点:容易对不上之前父母放置的位置,挨揍。

把镜子放在窗口对着小区大门,这样可以边看电视边看镜子,实时监察父母有没有提前回来。
缺点:经常电视看爽了,忘了看镜子,挨揍。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项绝技,听音识人。我能听出小时候我们小区几乎所有人的脚步声,准确率近乎100%。
每次我父母回来走到楼下,我都能听出他们的脚步声,然后关电视,回到桌子前佯装看书学习。

不过,也有一次判断失误:
有一次看葫芦娃爷爷被蝙蝠精一刀杀死后,我哭得不能自已,一时没能听出我爸的脚步声,我爸开门发现我边看电视边哭。

我爸有点费解,咋还没打就哭了。

至今这个听音识人的能力还没退化,上班逛集思录能听辩出领导的脚步声。

没办法,小地方打孩子现象比较普遍,小伙伴们不练就一身对抗本领简直无法生存。就说说我们那小区,前面提到的偷国库券的小伙伴,他父亲打他的方式有点残忍:把小伙伴倒过来再吊起来打;抓着小伙伴的头发闷浴缸里;自制鞭子一顿飞舞。

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我爸打我最多也就把晾衣棍打断过,没小伙伴的父亲变态。

那时,揍孩子还是一种不错的谈资,父母打牌打麻将的时候经常讨论揍娃心得。当然,最厉害的还是偷国库券小伙伴的父亲,手段残忍程度常常让人怀疑他家娃是不是长得像邻居。

当时小地方的人们觉得揍孩子有两个好处,一是为了让孩子听话归根结底是为了孩子好;二是可以给父母们带来分享揍娃谈资后的优越感。

这不戴维斯双击么,何乐而不为?

(未完待续)

第六更

首次入市

我,家族新一代韭菜,也就是家族韭菜二代目。7岁开始听我爸、我妈、我小姨、我大姨等等人谈论股票。
耳濡目染之下,10岁左右便学会了看K线图、简单技术分析等韭菜必备亏钱技能。

从小看着我爸花样亏钱,百思不得其解。爷爷奶奶经常对我说,长大了不要向你爸学炒股。
那时候,我很坚定的回答:绝对不会!

我很小就知道,钱是个好东西。为什么要炒股亏钱?买点烧烤摊上的烤肉,它不香吗?游戏室买点游戏币,不知火舞腿不长吗?

直到2015年3月,大盘冲上3500点,中国股民沸腾了。
身边亲朋好友的谈资除了股票还是股票。我好奇之下从我爸那要了个账户,开始试探性交易。正如绝大多数赌场新手一样,运气爆棚,买啥涨啥。

“风来了,猪都能飞上天。”

加大资金,愣是在1个星期赚了30%,这简直无法想象,当时我内心的想法是:难不成我就是中国的巴菲特?难道我的任督二脉一不小心自己打开了?

大盘继续涨,4000点。

我的账户不断新高,我的内心不断膨胀。终于有一天我在饭桌上郑重其事的向家人宣布:“爸、妈,我可能是股市里一个不世出的奇才,以后我就改姓“巴”好了。” 我爸瞪了我一眼。

我爸放下筷子,叹了口气道,儿砸,其实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没想到,这种错觉也能遗传。

那段时间,啥七亏二平一赚啊,完全无视。买啥涨啥。甚至我把瞎选的股票写在一些卡片上,把带字的那一面贴着桌面背对着自己。

玩起了翻牌子。

就这样,依然日日高歌猛进。

4500点。

我已经开始盘算,以后要去哪个国家定居,以后要送孩子去哪个国家留学(咦,熟悉的感觉),车子是不是该换了是奔驰呢还是奥迪。

那段时间我爸也是满仓。我爸坚信这次绝对能到8000点以上,因为07年都6000点了,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国家在快速发展,股市不可能倒退。

现在想想,这都TM啥逻辑啊,不过当时我还真信,我和我爸经常在饭桌上幻想着有朝一日干嘛干嘛。父子俩坚信4500点只不过是半山腰。钱还有的赚呢。

估计,就算大盘涨到了10000点,父子俩依然舍不得卖,依然觉得只是半山腰。

看呐,人性的贪婪真的是无穷无尽。

身边的亲朋好友不断加入股市,连我大舅也开始蠢蠢欲动。

我小姨更是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不管到哪个场合,都要憋着等别人先开口提到股票,砖抛了,自己的玉也就引出来了。

“我早在2000点的时候就满仓了。”

振聋发聩!虽然小姨每次都刻意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不知道她在家对着镜子练过多少次)。但震撼效果着实不错。震的旁边听众腿脚发软,就差直接跪拜了。

那段时间,家族里的人都在四处借钱加仓,我爸,小姨这两位老股民也是如此。现在,我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俩炒股20多年,却仍然弄不懂股市里的基础知识呢?为什么要在牛市的顶点去加仓而不是减仓。

临近5000点。

家人都疯了,当然也包括我自己。记得当时看到一则新闻,很多股民把资金退出来买了房子,当时我不屑的骂了句,傻x!

现在回想起来,一声长叹,傻x!

(未完待续)
5人答谢
1金币8金币18金币58金币88金币188金币
其它金额

余额不足,立即充值
我的金币余额:个
支付即为同意 集思录答谢协议
发表时间 2019-12-17 12:27     最后修改时间 2019-12-30 16:17

赞同来自: jsl6165 Troy11 home129 wugreat 林淦灶 xgxgxg xineric zenglm 鱼国赛 leichaoqun12 ccrino 灿烂的阴天 只买一半 yuntou001 valparaiso xiaofengmr video9790 qilinjue 诚实善良 雅典娜女神 mldxsj 憔悴损 kakaseven srboyzj 闲菜 踏踏实实 烈火情天 tangla26 白石子 lucylv shuifeng2009 798 wangasus 拖拉机手007 老火鸡知行合一 亏的一手好ST 2263626139 abc029 kongl 6566 april2018 无心插柳 nhlknzy Proyego 大傻哈哈 非理性的理性 天翼小子 snow2000 贪财好色 isaac008 G骑士 qingqing159 阴影下的猫 好奇心135 黄山松2007 谨慎的韭菜 甘泉 老李2019 goestuan jiangyounan annali 慢步前行 犁地的老牛 gejf123 xdynaudio 阿甘阿 pwhnet pf IDCLIG november08 wzf_12345 漂勒似 可乐ABC alexhuan 为财奔波 财务自由彼岸 xiaoxiuing 救火营士兵 铲铲儿 幸福的人生 韩章可 卢永杏 sm1314 787271697 isobuster 松的螺丝 随波主流 什么样子 小小熊维尼 remyyanlin joyjoys 北冰洋 tigerpc 天时地利 honghuangli 爱在十字路口 frozen 静心无为 十年翻一番 资深韭菜 木木赵 tudeys macuser 小狼爪 冬瓜仔 北岸 乘贝 林之夕 yujunlan 画眉 jlang2000更多 »

1

yujunlan - j

赞同来自: liyunlongv

又有新的更新了,顶一下。
2019-12-30 17:13 0 条评论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