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春和债122683 艰难痛苦的三年威权路 (全文)

今天2019年7月9日 走出宁波景泉公司 天上下着雨 路很滑 三年春和威权终于画上句号。7000多张春和 最后拿到50多万 不算3年利息 净亏5万多
春和债应该是所有违约债中最差的 没有之一,但春和能先于五洋解决 和密集威权分不开。春和可能创下了违约债的一个新的记录 大大小小的威权次数难以统计 估计接近一百次 其中国发宁发各约30次 证监会交易所约20次 中投 中金约20次。特别是连续一周在北京的威权 是所有其他债没有的 而且有债友还去了国信办。
有100多人先后捐款五万多元 多的几千 少的一百 这些捐款是整个威权能维持的重要保证 有50多人参与了各类现场威权 其中岁数最大的80多岁。我基本参与了北京的全部威权 还自费去了5-6次宁波 (有限的经费尽量报销老人的路费)我对宁波这个城市因为春和而厌倦 希望此生不在去宁波 并且也不在购买宁波企业的债券或股票。
春和债和五洋不同的是 春和发行的时候还没有实行300万债券合格投资者制度 所以持有人小户多 (总499户 50万以下407户)老人多(最大93岁 一半超过55岁) 成本高 (很多小户都是95左右买的) 抗风险差(很多人在现场都哭了)
春和的威权过程同样充满艰辛曲折和不确定,比如和形形色色人打交道: 有券商 官员 律师 办事人 物业 保安 警察等, 最难对付就是春和人 满口都是假话 连80多岁的老梁都借口拉尿逃跑了。在国发举过牌,在证监会举过牌,在中投中金举过牌,有债友还睡过大街。
刚开始威权的时候 实际上大家都没有啥经验,我唯一的一点来自于超日的威权 但是春和哪能和超日比呢?超日有5000多持有人 随便在大街上一站都很有气势 这个春和能来现场的一般也就几个人 最多的一次也就20多人。记得当时有一次和蒙奈伦债一起到国发威权 我们春和就几个人 他们至少15个,结果他们让我们在信访室外面等他们结束再进去 我们不干 最后信访室里面一个债一个桌 他们挤的满满的 我们坐不满。第1次去国发的时候 我觉得春和很有希望 因为春和才5个多亿 而且春和下面有3个大的船厂 只要当地政府帮一帮 很有希望的,但是一个深圳来的债友说 这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这句话后来真的应验了。
随着威权的进行 去了宁波 才发觉根本就不是这么个事情。首先春和的梁小雷躲着不见面了 拿出个朱总来,这个朱总完全一副牛皮不怕吃上天的主 虽然春和总部 (金港大酒店)才几个人 但这位朱总把梁小雷成功的塑造成了一位有深厚国际背景的大企业家,说小梁和刚果总统是好朋友 拿下了世界第一的钾矿 这个钾矿是国家领导人访问非洲的时候签的 值多少多少亿美元 但是现在因为没有正式开采 变现不了 梁小雷正忙着把这个矿变现了还春和债呢。然后和宁发春和一起谈 一谈才发觉原来宁发的作用就是让春和自己掏钱 宁发还表功说春和2016年利息就是他们搞来的 春和只出了几十万 大头4000多万是从浙船那搞得。宁发还说这个春和债是梁小雷直接在上面找了关系拿了批文 然后才找宁发盖章的,他们对春和的情况其实根本不了解。
不过宁波也不是白去 从老朱那要到了12春和债的持有人名单 这个名单不看不知道 一看吓一跳 12春和债最大的持有人竟然是国开证券(1.17亿)和中投证券(近1亿) 占了5亿多春和债的40% 而中投证券恰恰是12春和债的主承销商,这样就挖出了中投和春和的故事。

接下来的威权主要是围绕中投为什么买这么多12春和债 而且这些债券都是在2015年后买入的 经过几次现场威权 中投和春和的故事基本就呈现在我们面前了: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 短短6个多月,代表航运业景气程度最重要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从最高的11771暴跌到684点,这次暴跌彻底结束了自2001年以来的BDI的牛市,也结束了春和这个造船集团的黄金发展.

当然金融危机爆发能躲开的毕竟是少数企业,绝大部分都蒙受巨大损失,春和也不例外.不过随后世界各国便出手挽救世界经济,BDI指数也快速反弹,2010年初反弹到4000多点,春和的梁小雷认为危机已经过去了,航运的春天又来了,于是加杠杆投资造船业,毕竟在黄金的2006-2007年,一条8000多万的船利润有2000万啊.

可是BDI在2010年末开始震荡走低,至2012年2月18日创出了新低509点,梁小雷不甘心认赔,想从更多渠道来借钱熬过严冬,但2012年初BDI一直在下跌,所有的企业特别是航运相关的企业资金都很紧张,银行自然也不会轻易贷款了.就在这个时候,”活雷锋”中投证券出现了.在中投证券的帮助下,春和集团第1次在公开市场发行了5.4亿的企业债,即12春和债(122683).之后,又通过国家开放银行(国开证券的控股股东)于2013年和2014年分别发行了1年期短融4亿元.然而,这些钱没有帮春和熬来航运业的复苏,BDI仅在2013年出现了一次短暂的反弹,之后再次下跌,2015年初再次跌破千点,航运业的不景气导致船东大量弃船,春和资金链断裂,经营困难,开始拖欠员工工资 旗下的浙船更是爆发了为要工资万人围攻地方政府的事情. 更要命的是在2015年的4月份,5.4亿的12春和债将迎来付息和回售,2014年春和短融将到期支付本息.如果投资人知道春和所面临的困难,那么春和将面临10多亿的资金兑付,就算砸锅卖铁支付了,以后再也发不出任何企业债和短融了,无法接鼓传花,企业也就破产了. 困难之中方显英雄本色,这个时候中投证券站出来了,他们的理由居然是认为BDI指数已经跌到底了,可以”抄底投资”春和了,于是从2015年初开始通过自营账户D890811651在交易所二级市场买入12春和债,使得债券价格保持在100元附近,这样持有人回售的意愿降低,果然12春和债在2015年4月的回售仅申报了4100多万,占比8%都不到.但是春和在支付利息后却无力支付回售款,因为5天后,也就是2015年4月29日,2014年春和短融到期,需要支付4亿3千多万的本息.这个时候,中投又自导自演了一出回售好戏,自己出资买入春和回售,对外宣称已全部转售.到此中投是不是该退出呢?还不止,半个多月后,中投又带头认购了春和2015年短融4亿元中的5000万,使得2015年5月15日春和顺利发行了4亿元短融(也就是最后违约的那期).中投的一系列资本操作使得春和避免了在2015年4月就爆发危机,对于自己的资本操作和春和的实际情况,中投在公告中只字未提.

然而,危机虽然被拖延了,但如果不解除,迟早要爆发的,航运业的低迷不但出乎中投和春和的预料,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BDI指数继续下跌, 2016年2月10日,更是创出来了几十年来的最低点290点,这个位置是2015年中投开始”投资”12春和债的点位的三分之一,春和这个时候也走到了尽头. 2015年底 一笔2000万的银行贷款违约正式宣告了第一张多米尼诺骨牌的倒下. 中投证券也感到了形势的严峻终于还原了他券商的本性, 在2016年3月15日12春和债停牌日之前,在二级市场上大量抛售所持有的12春和债, 使得12春和债在停牌日前短短20多个交易日创下了近4亿成交量. 截止12春和债停牌,中投D890811651账户上还有债券9820万.

在数次威权下 中投终于承认他们有1亿春和债和5000万短融,也承认2015年出资买入春和回售以及停牌前在二级市场上卖出春和债的事实。得到这些情况后,我们也很兴奋,以为中投难辞其咎,应该拿钱兑付散户了吧。然后我们还是低估了中投的无耻,中投认为没有相关法律禁止主承销商不能买卖自己所承销的债券,至于为啥一个堂堂央企背景的中投和一家地方民营企业这么密切的扯在一起 中投认为是投资 并认为他们本身也是受害人 被梁小雷骗了 导致投资失误。中投坚决否认涉及内幕交易 并声称 我们就是很傻很笨的被梁小雷骗了。后来的事态发展确实如很傻很笨的中投所料。写到这里 让我想起了五洋的德邦,是不是德邦也是这招呢?“我就是一个蠢货被人骗了” 所以后续威权的散户你们千万不能认为这些券商也好 官员也好 有多么的体面 有多么的高尚 在利益面前 人的尊严算个屁。

由于国发没有交易记录 只能去证 监会和交易所投诉中投内幕交易 虽然投诉了几次 但是内幕交易不光是交易记录 还需要取证相关人员 否则光看交易记录是很难看出来的 深圳证监局也答应调查 但调查了3年也没结果 加上中投朝中有人 根本无法认定内幕交易 这个事情就没办法推进下去了。

与此同时 召开现场持有人大会这件事情也一直在推进 因为只有这个是债民最正当的诉求 在我们多次的威权之下 国发宁发都让中投尽快召开现场会议 中投被迫同意了 但中投还是以找场地为由又拖延了几个月。不过在召开之前 中投又利用手中的资源开始搞动作 就是不让机构户来开会。通过各种渠道找到机构户持有人的上级单位进行施压 最后在宁波参加现场会议的机构户很少 只有一些既有个人户又有机构户的少数人来了。这次会议之后 机构户正式退出了威权行列,各方工作的重点也正式转到先兑付个人户上了。

在现场会议召开之前 我们让持有人早一日到宁波 这样有时间可以去春和宁发 结果春和已经没有人了 会议召开前一天下午 大概约20人去了宁发 聚在宁发楼下 结果下来40个保安 2人看1个。这次威权一直到天黑 很多人在宁发哭了。

第2天召开现场会议 来了个宁波当地的持有人 83岁了 一个人很早就来了 持有1500张春和债 在会前痛诉宁发的不作为,而当天宁发也来人了 本来是坐在最后一排 结果只好坐到前面去安慰老人了 那场面看的人都心酸。然后是春和的老梁来了 全场一片“骗子”“还钱”的声音,场面很壮观。因为会议本身的议案没啥意义,会议上多位持有人上去痛诉春和 中投骗钱 要求还钱。老梁只在会议上站起来 鞠个躬 说声对不起 之后再也没有说话了。这次会议全是中投张罗 春和的人都是临时叫的 中投来了2位高层 其中的一位就是安总 他在之后的时间开始和我们打交道。

不过这次会议也不是没有收获,会前我们提出的一个和解议案还是得到了很多持有人的响应的 中投也对这个议案有兴趣。这个议案的核心点就是要求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利 中小投资者主动放弃所有的未支付利息 优先兑付本金 停止各类威权。为此我们让大龙作为授权委托人 专门收集各持有人的委托 共同发起议案,但是现场的委托票只有4000多万 不够10% 只好会后去发动其他人。不过这个议案 绝大部分持有人都是支持的,所以会后一共收集到了大概7000多万 超过了10% 正式提交给了中投。中投对这个议案也进行了研究,首先中投对授权的持有人进行了回访 调查了委托的合法性。 之后他们以书面形式对议案提出几个问题,其中最核心的一个问题就是 如何划分中小投资者?

然后我们查了相关的法律和条例 结果发现 对股票 对存款等 国家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划分中小投资者,但唯独没有对债券进行划分 可能当时也没想到 债券也需要划分吧。虽然国家没有明确规定 但是在相关的实际操作中 50万是个重要的划分线,所以我们提出50万作为中小投资者的划分线。想不到这个事情导致了持有人的第一次分裂。虽然50万之下的持有人占据绝对多数 但是能到现场威权的持有人中 50万以下的持有人只略多于50万以上的 并不占有绝对多数 这个提法遭到了50万以上持有人的强烈反对,有人要求100万 有人要求200万 还有的要500万(500万以上也就6-7个人了)。但是如何划分却决定了总金额的大小 如果只划到50万 需要的钱是很少的 当时中投的态度也是很有兴趣 毕竟出小钱解决大部分人也是划算的。但是对一个事情表态时 赞成的一般不说话的 反对的都是占据主要说话地位的。几次交锋 只好妥协 把这个划分办法又交回中投 让中投去划分 中投当然不会傻到自己去划分所以这个事情最后就不了了之。第一次有曙光的还钱希望就这样破灭了。

几次折腾以后 还钱毫无进展 只好又去国发和中投 要求中投高层出来对话 并约好了2018年1月4日见面。那一天中投的安总来了 宁发也来了 在国发那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我们持有人和三方的人在一起开会 这次持有人来了20多位 在现场很多持有人 特别是老人非常激动 导致会议一直开到了下午1点。之后又去中投那接着开 一直谈到晚上6-7点。这次会议主要的基调基本是这样:国发的主管春和债的领导到宁波和当地政府的领导对春和债的解决进行了协商 宁波政府答应帮助解决 另外中投的安总保证在4月24日到期日还钱 ,但是这个钱必须由春和出,中投安总强调了一点就是冤有头债有主 中投是个中介 哪有借钱的不还让中介全还的道理 而且中投已经出钱帮助春和打官司 也派人介入春和下面船厂的破产重组 还标榜自己是所有违约债中做的最多的券商(说这话的时候 下面一片嘘声)。为了达到逼春和还钱的目的 中投不但请律师去查帐 还派专人联系我们持有人一起去宁波逼春和。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 不少持有人对春和债的兑付充满了希望 认为上面出面了 中投表态了 基本没问题了,就这样 持有人和中投的关系和好了 中投的内幕交易也没人愿意去追究了。

之后主要威权方向放在宁波 上海周边的债友在李姐带领下密集的去宁波 平均几乎2周多一次 我也去了2-3次 春和方面梁小雷还是躲着 不过老梁换了朱总 找了位融总来处理春和债。据融总介绍 春和的3大船厂 2个已经破产重组了 和春和无关了 唯一的浙船还在(她本人也是浙船的)她的主要工作还是想从浙船那搞钱 但是这个钱很难搞 因为当年浙船工人因为要工资曾经围攻当地政府 是当地政府出钱摆平的 所以春和是欠当地钱的 浙船的资产当然不会给春和。所以她希望通过宁发出面 帮助协调浙船当地政府 从浙船那搞出钱来。不过她也坦言 就是搞出钱来 也不可能全部兑付个人本金2.7亿。在她那我们第一次听到了阶梯打折的方案 这个方案也就是最后景泉方案的雏形。一听到打折 我们第一反映就是怎么打折 小户打不打折 开始她不愿说 不过后来被逼的 还是说了点 就是50万 100万 200万的分档打折 折扣不肯说,500万以上的按照机构户对待了。至于小户打不打折 她说如果有1.5亿 50万以下可以不打折 然后我们逼着她保证50万以下不打折。所以现在看来 现在景泉的1.2亿方案几乎完全参考了春和当初的方案 少了的3000万从小户身上出了2000万。从这个意义看 小户是输了 威权大户也输了 最大的受益人恰恰是从来不出钱不出力的1000万以上的超级大户,在我签字之前 有个2000万的大户已经先我签字拿钱了 对他来说 本来就计提了2000万 想不到天上突然掉了500万大馅饼下来给他 有钱人的生活确实是我等望尘莫及的。

然而在宁发听到了另外一种说法,感觉这个事情不妙 宁发强调了春和所谓的拥有浙船的那些资产根本拿不出证据 所谓的多少亿债权根本没有确权。宁发说让春和拿出明明白白的资产来才能操作。在这里我认为宁发并没有全心去帮春和,因为春和如果能拿出好资产来 自己都可以处理了 何必要宁发呢?肯定都是一些难啃的才要宁发帮忙。宁发直到今天也一直在强调梁家有钱不愿意拿出来。然后梁家出面和中投谈,希望把债权抵押给中投,中投当然也不干。春和的债权本来都在中投手里处理 何必要抵押呢?就这样 2018年春节后直到4月24日之前 春和 中投 宁发 三方围绕着钱在宁波脚力。由于事情进行的很不顺利 国发动用力量让宁波公安正式立案开始调查春和。2018年4月初 春和的老刘告诉我们 在我们来的前几天 春和的历年账本被拿走了。这次启动的调查还包括对春和法人的变更 也就是小梁把法人变更为80多岁的老梁。宁发还叫来了工商质问 那一次 我和中投廖总都在 质问最后也不了了之。工商说 没有法律禁止老梁不能当 如果法院认为这次变更不合法 他们立即变回来。实际变不变回来意义不大了 最主要的是钱啊。那次回去还遇到航班大延误,在宁波机场等了6个多小时,直到晚上9点才到达北京机场,一出飞机就是鹅毛大雪啊。清明时节本来应该雨纷纷 现在变成了雪纷纷 感叹世道的不公啊。
随着4月24日的临近 形势越来越不好 我们得知只凑到几千万,根本不够。我们提出是不是可以分批来 先解决小户 毕竟小户407人只要4000多万。大户当然不干,要求按比例分,这个春和中投宁发也不干 哪有出了钱 一个持有人都不减少 还天天来找我威权的?后来我们让步了 说不管如何 先把钱分了 就算每户5万 10万的也要分 也就是类似丹东港3+4的方案 每个人都有 几百张的小户可以全部解决。然后所有的方案都报上去 让国发去批 最终的结果是国发否决了所有的方案。后来得知国发否决的主要的原因就是如果国发批准了任何一个方案 接受了某一方的钱 那就意味着后面再也不能找该方要钱了 也就是说 钱只能出一次 哪方出钱了 也就从这个局里面解脱了 以后的事情也和他没关系了。 就这样2018年4月24日 春和债被正式摘牌 成为了中国债券发行史上第一个被摘牌的违约公募债。

然后各种坏消息开始接连传来 梁小雷偷渡到国外了 春和融总也不干了 春和那彻底没人了 中投也不去宁波了 宁发有人受不了压力调离岗位了 连国发也不愿意见我们了 总之能躲都躲了。凡是解决不了问题了 不管是哪方 都是同样的办法 就是躲起来。这次债券摘牌让我们很多人都绝望了 但也应该刺疼了大部分持有人 很多以前没出现的也出现了 毕竟账户里面突然不见了几十万 几百万啊。所有的持有人 不管是小户还是大户 大家都选择了团结。商量的结果还是来北京 不过和以前不同的是 这次要持续威权 不能1天就完事。但是威权需要钱啊 就发动持有人捐款 这次的捐款是所有的募捐中最多的 超过100人都捐了。在来北京之前 还买了睡袋 垫子 喇叭 标语 债衣(前面是春和债民冤 后面是中投还钱)等。这次的威权从周一一直持续到周五 在国发举牌 在证 监会举牌 在中投举牌 在中金举牌,每次都来了大量的jc,记者以及各类其他人。当我们去质问国发 中投的时候 他们要么沉默 要么认怂 中投的安总也失去了当初志在必得的风采 承认自己错误的估计了形势 想不到最后黄了。中投知道我们有睡袋 不肯接待让保安阻止我们进入,我们持有人就在大楼门口摆摊 把中投的种种罪行用喇叭广播,吸引了大量的人员。后来有债友还在外面睡了2晚。这次威权行动还被几家媒体报道了,影响还是很大的,至少惊动了好几个派出所(每个都会上报到市局)。我全程参加了这一周的威权 除了没有睡大街 该干的都干了 最后周五再去国发的时候 只剩下10人左右了。这连续一周的威权行动 虽然没有得到任何的解决办法或承诺 但是确实是春和能够最后解决的最关键行动。在所有违约债中 也只有春和组织了这么长时间的威权。一次绝望之中的威权行动让整个局面发生了根本改变。

北京的这次一周行动让很多人筋疲力尽 嗓子哑了 嘴巴起泡了 浑身没力啊 我也是好多天才恢复过来。过了一段时间,我们觉得不能放弃,还是要去国发和宁发。这个时候,宁发把接待室直接放在了宁波信访办,一次只能进5个人。春和在金港大酒店的窝已经彻底没了,梁家派了个亲戚大表哥来处理春和债。这位大表哥有个过人之处 就是说起假话来从来都是不假思索 张口就来 而且还溜得快。所以我们对春和已经不抱希望了。国发这里的消息也不多 唯一的一条就是已经对梁小雷发了红通。中投的进展还是不多 官司虽然受理了 但对方提出管辖权的问题来拖延开庭,而且从律师的分析看 这个案子最终都会打到最高人民法院的 时间至少要3年了。宁波公安对春和的刑侦也取得了一些进展,就是12春和债那不见的3个亿根本就没有投到太平洋海工,而是被挪用了,对这个结果我们也不感到意外。但是我们所关心的钱还是没有。不过这个时候 我们还是感到了一些气氛上的变化 这些微妙的变化也只有老去现场的人感觉到。在宁波方面 春和案由政府的一个秘书在盯着 国发领导来宁波协商 宁发去内蒙古学习蒙奈伦债处置经验 宁发数次约谈梁家等等; 在北京方面 透露的消息就是这次真的重视起来了 国发开始跑宁波了。种种迹象表明,国发和宁发对待春和债的态度正在发生改变。

时间来到了2019年1月的某天 有人发了一个消息 梁小雷被抓了!!! 这个消息立刻在网上疯传 所有的持有人得知此事后都兴奋起来 大家都在想 这次梁家总该老老实实的出钱了吧。我们当然也很想知道梁家到底出不出钱啊?过完元宵开始就跑宁波了 然而被告知 梁小雷宁可坐牢也不肯出一分钱。持有人一下子就傻眼了 兴冲冲的去被人泼了盆冷水 也不知道说啥了。而且这次梁家对原来承诺要出的1-2千万也不肯出了,梁家死扛到底的这个态度估计把国发 宁发 宁波政府都激怒了,从宁发的表述中来看,只要你梁家愿意出点钱,哪怕是几千万也行,然后各方再凑凑,把个人户解决了就可以了。严酷的事实让相关各方终于认识到 要解决春和债 已经不能指望梁家了。这个时候 在国发传来一个隐隐约约的消息 就是国发开始调整思路 准备凑点钱先解决一批个人户。那么这个消息是不是最后能实施呢?记得有一次我们事先约了国发去问春和的消息,我大概是9点20左右到的,结果国发的*处已经在那等我们了 这个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啊,去了20多次国发,头一回啊。虽然这次就半个小时结束了 但是传递了很多信息: 这次的钱肯定比上次多 有多少不清楚 从哪里来你们不要问 梁家出不出钱与这无关 先解决一批 如何解决目前还没定 具体方案和实施由中投去做。从宁波也传来一个不寻常的消息 就是宁发的领导亲自去深圳和中投谈了 这也是春和债违约以来的第一次。 种种迹象表明 春和债的解决办法快出来了,5月份在国发的时候,*处说春和这个蛋快生了(他们国发把解决违约债叫生蛋)并笑着和我们说“希望你们下次不要来了”。

2019年6月底的一天 群里有个小户说接到一个宁波某公司的电话要收购春和债,感觉像骗子,然后又把录音放在网上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马上打电话给中投,中投说的很含糊。立刻又去了国发,然后一切都明白了。宁波景泉就是那个“蛋”。
全文完
4人答谢
1金币8金币18金币58金币88金币188金币
其它金额

余额不足,立即充值
我的金币余额:个
支付即为同意 集思录答谢协议
2

石破天惊

赞同来自: 嗷大喵 xuexigunxueqiu

向春和债友致敬!
2019-07-10 16:39 0 条评论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