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量化交易与股指期货套利:想说爱你不容易

信达证券 陈嘉禾 谷永涛

原载于2013年8月28日《证券时报》

从资本投入的角度来说,商业模式可以分成两个大类。一类需要企业持续不断的投入,以生产出更新颖、更先进的产品满足客户的需求,否则就会被竞争对手淘汰。一类则不需要太多的投入与研发,只需要持续的生产出同类的产品就可以满足市场。

很明显,前一类行业要痛苦的多,汽车、电子产品、时装等都属于此类,后一类则轻松的多,包含了比如原材料、商业银行、港口等行业。

商业模式如此,投资的手段也如此。而最近搅得市场惊扰不安的数量化交易,就属于典型的需要持续投入的行业。在一个数量交易程式被研究出来以后,它的盈利能力往往会随着使用者的增加、市场的成熟而减少,最后导致程序无效。这样,依赖数量化交易的投资机构,就需要持续不断的对研究进行投入。结果,就像制药行业一样,只有少数聚拢了行业内精英的公司才能在数量化交易这个行业里持续领跑。

以股指期货套利,这个在A股风靡了3年多的数量化交易手段为例。2010年,随着股指期货的上市,期现套利被认为是一种风险最小的数量化交易模式。但时过境迁,套利交易已经随着市场的成熟而逐渐转变。

股指期货上市之初,投机盛行,期现价差波动较大,基差一度达到120点,其年化收益率则常常在30%以上。这种采用买多沪深300指数成分股、或者相对应基金,卖空股指期货的套利方式,在当时远远跑赢了股票、债券、不动产等任何一种大类资产的内在回报。彼时,投资者在做套利的时候,可以不用任何计算机程序,只凭手动下单都完全可以胜任。

随着股指期货市场的成熟,投资者不但没有发现他们的利润变的丰厚,反而发现期现价差逐步缩小,套利的难度也逐渐加大。2012年,嘉实基金和华泰柏瑞基金分别推出沪深300ETF,使得期现套利更为便利。随后,这两支基金加入融券标的,也为反向套利提供了条件。但是随着参与者的增加,投资者在更完善的市场条件下,利润空间却越来越小。从现在的市场来看,股指期货期现套利的年化收益率能达到2%,已属不错,而跨期套利的年化收益率也只有4%上下。

解决成熟市场低收益的一个方法是放大杠杆。姑且不论内地市场的现货端无法取得足够的杠杆、亦或融资成本过高,而即使能够取得高杠杆,风险也一定随之扩大:尤其是在极端情况发生的时候。

举例来说,2008年9月19日全市场所有产品涨停,但由于停牌、涨跌幅限制等影响,沪深300指数只上涨了9.34%。问题是,股指期货的涨跌幅则是10%。假设那时候股指期货已经推出,则买多现货、卖空期货的投资者当天会亏损0.66%,合年化收益率240.9%。更有甚者,季月合约上市首日、股指期货交割日的期货涨跌幅都是20%。如果这时候9.19的行情重演,利用高杠杆的套利者,损失将不堪想象。

那么,投资者可以提前遇见到这种极端状况的发生,并且及时降低杠杆吗?显然很难:否则2008年9月18日沪深300指数就不会下跌1.75%,否则长期资产管理公司就不会倒闭。

所以,虽然数量化交易听起来很高端,在内地资本市场的空间也仍然很巨大,但它真的不适合绝大多数的投资者。买入长期、稳定、增长、便宜的资产,才是适合更多人的投资选择。
1金币8金币18金币58金币88金币188金币
其它金额

余额不足,立即充值
我的金币余额:个
支付即为同意 集思录答谢协议
发表时间 2013-08-28 18:51

赞同来自: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