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旧文章:“5·19”行情:中国股市的质变

找到一篇1999年的519行情的文章, 感觉历史总是重复又重复。所以,为表达对历史的敬意,75%的资金投了转债A等下折。

刊于人民网
  许多股民恐怕至今都不会忘记这样一个日子:1999年5月19日。当日,上证综合指数以1 058.7点低开,此后大盘股企稳回升,绝大多数股民并未察觉广电股份等一些股票走势有异样,开盘后旋即放量上扬,下午开市后,广电股份一开盘封杀涨停。在其带动下,高科技和网络概念股纷纷上扬,如新华股份、深桑达发力上攻,于是前期超跌的绩优股也紧跟着出现报复性反弹,大盘顿时一片飘红。在收市前一小时左右,上证指数突破1 100点关口,终盘报收于1 109.09点,较前上涨4.64%,深证成指当日以2 533.27点开盘,收于2 662.28点,上涨5.03%,上证指数与深证成指双双收于全日最高点,分别较前劲升了49.21点和127.56点,两市累计成交较前日增加近九成。沪深股市共有43只个股报涨停,其中网络概念股表现最为抢眼。
  第二天股市继续上涨,第三天还在拉阳线,第四天大盘仍然一片红。
  在5月19日到6月19日的一个月里,沪深两市市价总值和流通市值均有了大幅增长,沪深两市A股市价总值分别增加4 288亿和3 488亿,流通市值分别增加1 216亿和1 122亿,增幅都达到四成左右。两市的日成交金额从5月18日的35.71亿放大至6月18日的521.83亿,一个月内增幅达到13.6倍。这一个月来,日成交500亿以上的有3天,300亿以上的有11天,换手率也从5月18日的日平均换手0.6%左右上升至日平均换手6%左右。
  有经验的股民都意识到一轮牛市行情开始了,但如此迅速地“暴涨”几乎也是有经验的股民所害怕的,因为经验说明,按照以往的惯例,大盘如此“暴涨”必然引发管理层挤泡沫式地吹冷风。然而这次惯例首次被打破,跟随“暴涨”而来的非但不是冷风,而是一股股暖流,一连串的利好洒向高昂的牛头。
  1999年6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第7次降息。6月14日,在上证指数站到1 400点以上时,证监会官员发表讲话,指出股市上升是恢复性的。仿佛唯恐股民听不懂或不相信,第二天6月15日,《人民日报》为此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坚定信心,规范发展》,庄严声明股市属于恢复性上涨,要求各方面坚定信心,发展股市,珍惜股市的大好局面。这篇《人民上报》评论员文章,让人想起1996年底的《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那一天评论员一声断喝,股市连续三个跌停,而这次评论员吹响的却是进军的号角。政府对股市上涨的支持态度如此明确地表达了,“5·19”行情只是“恢复性”上涨,言下之意,行情上涨空间巨大,媒体为此兴奋不已地大加阐释。
  实际上这绝不是一句空话。管理层正挖空心思要发动一轮大牛市,有那么多国企等着重组解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千金难买牛抬头,牛头刚抬,怎肯罢手。赶紧让各种利好“不尽长江滚滚来”。从5月19日到6月底,管理层出台的具有直接利好性质的政策和信息就有6项之多,如5月24日,湘财证券获得增资扩股,表明管理层将大力扶持券商发展的态度;6月10日,中国银民人行宣布第七次降息,管理层认可股市的基准市盈率上升为44.5倍,为指数的上扬进一步打开了空间。这些措施都实实在在地说明政府已经转变了观念,下决心要使股市向上拓展空间。有管理层挂帅,《人民日报》评论员督阵,证券媒体的一片呐喊擂鼓,股民哪有不一路奋勇掩杀的道理。
  1999年6月22日,中国股市指数诞生新纪录,上证综指报收历史最高位1 564.44点,保持6年多的在1993年2月16日创下的1 558点纪录终于被刷新,尽管这一天还公布了东风汽车和天津夏利汽车即将发行5.18亿股股票的消息,但市场有《人民日报》评论员在后面督阵,股民的“恐新症”一扫而光。沪市以1 551.8点跳空开盘后,盘中每一次下探都被买盘有力地托起,最终以全天最高点报收,较前一天涨18.03点,涨幅1.17%,成交维持237.35亿元巨量;深证综指同样以全天最高点467.89点报收,涨7.71点,深综指成为深市1997年5月创下520点历史高位以来的次高点,当日深市成交199.51亿元。那一天沪深股市涨停的股票超过50只。上升空间一旦被打开,股市将呈现“江流天地外,波澜动远空”的新面貌。
  这时再胆小的股民也相信了证监会主席周正庆的话:“5月19日以来证券市场的日益活跃,绝不只是一波行情的演化,而是中国证券市场发展过程中的一次重大转折。”在所有人都看好并毫无畏惧的情况下,“5·19”作为牛市第一波爆发性启动行情就此告终,这就是股市规律,当所有人都看多时,空头的能量开始释放。
  1999年7月1日,获利筹码大量涌出,沪深股市均呈缩量深幅下调走势,上证综合指数与深证成指分别较前一交易日下挫128.64点和293.29点,至收盘,两地市场上有九成以上的个股下跌,其中半数以上个股和两地所有的基金跌停。空头能量的释放,如同“5·19”井喷一样剧烈。可在这轮疯狂的跌势中,沪深股市还有近50只个股票逆势上扬,其中6只个股报涨停,这时人们看到绩优股表现出极好的抗跌性,像沪市的申能股份(600642,股吧)上涨5.93%,报收于12.5元,深市的深圳机场(000089,股吧)收于22.97元,上涨4.4%。
  有人把这天的狂泻归咎于《证券法》的正式实施,这是可笑的。因为从“5·19”到7月1日,短短一个半月,沪市从1 047点涨至1 756点,涨幅68%,其中相当多的个股股价已翻了一倍,获利盘数量不断加重,必然要寻机涌出。如果“5·19”行情的前半段,即沪指大盘由1 057点上攻到1 400点左右属于恢复性增长阶段的话,那么行情的后半段,从1 400点1 756点则主要是受政策推动的结果,既然已不属于恢复性的,自然市场规律将左右股市。当一个新的广阔天地展现时,必须先蓄势,然后才能待发。
  为后来的股民一直津津乐道的“5·19”行情以一个半月的时间告终,却让股民在股市发展10年来第一次看到了上证指数1 500点以上的广阔空间,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把中国股市发展至今视为一个箱体涨跌的话,那么以上证指数为例,箱体的上沿就是1 500多点,这个上沿的突破打开了中国股市今后的大舞台,意味着中国股市性质开始出现变化。
1金币8金币18金币58金币88金币188金币
其它金额

余额不足,立即充值
我的金币余额:个
支付即为同意 集思录答谢协议
发表时间 2015-01-19 18:28

赞同来自: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